• 章节目录

小说简介

主角是慕然兮封爵的书名叫《重生封爷的麻辣小军嫂》,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弄笛所编写的现代言情小说,内容主要讲述:以前,唐静芸一直觉得自己就是个不折不扣的人生大赢家!她一路从唐家的私生女奋斗成为唐家家主,不但灭了阴狠的哥哥,毁了外表白莲内心恶毒的姐姐,还把辜负母亲的生父送进了精神病院,登堂入室,执掌唐家,将唐家掀了个底朝天。这样的日子过到最后只剩寂寥,身边没有可信任的人。没曾想人生也可重来!既然重活一世,那么她决定,远离这些纷争。那些权势名利她已经看腻,那些阴谋阳谋她已经玩烂!为了避开前世纷乱,找了个男人结婚,却不想遇到了个了不得的狠角色,从此王对王,踏上将獒犬驯服忠犬之路!一朝觉醒异能,看她展开一段丰富精彩、绚烂的人生!上至政商名流,下至三教九流,都流传出一个属于她的神话!女主扮猪吃虎,一步步成长起来,涉及商业、校园、投资、古董等,不虐,温馨、热血、爽文。...

精彩章节

来人到来的悄无声息,脚步轻盈的好似根本就不曾踩在地面上,姜晔学着她的模样靠在栏杆上,侧头看着她,看见她一手拿着啤酒,另一手在把玩着一枚翡翠扳指。从那枚扳指的质地、样式,应该是个老物件,明显不是她应该用的。

“嗯。”唐静芸开口,神情淡然,一点也没有大半夜被一个不知来历的男人摸到身后该有的惊吓。她抬眸看着远方黑漆漆的一片,抿了一口啤酒,月辉下,她的脸色更加惨白,那双上翘的凤眸微微敛起,少了几分凌厉,多了几分憔悴。

“有心事?”姜晔又开口问道。

他这人本来就警惕惯了,半夜里被隔壁房间的开门声惊醒,想了想也跟着起来,出于一个房客对于收留自己的房客的感激,他有必要为她解决点什么。却不想看到这个女人拿了罐啤酒,大晚上的跑到阳台吹风。

她的整个身体似乎都要陷入到夜色的怀抱,背影有些瘦削,可是她的脊梁挺的直直的,那不算宽厚的双肩却仿佛能够撑起一片天地,只是,她侧头喝酒的时候,他却看出了几分萧索和寂寞,似乎和这个世界格格不入。所以他开口了。

“嗯,有心事,都特么是些狗屁的糟心事!”语气平淡,可是那种咬牙切齿的痛恨的感觉他还是很深切的体会到了。

“你说你一个小女孩,怎么就心里能够藏着那么多的心事?”

“你去街上找个天真的小女孩,看看人家会不会收留你?”唐静芸开口反驳道。

姜晔无奈地摸了摸鼻子,低头若有所指地看了她一眼,“的确,小女孩绝对没有你这么豪放。”

她现在只穿了一身白色的睡袍,腰间的系带虽然没有系的松垮,但也绝对没有严密到哪里去,姜晔比她高了一个头,低头就能隐隐看见她胸前白皙的皮肤,他敢肯定,这睡袍下面,她绝对**。他从来都没见过这样的女孩,会在一个陌生的男性面前这么的随意,好似根本就不担心某些事情。

唐静芸低头,这才发现了男人的意有所指,神情含笑地看了他一眼,然后才若无其事的将睡袍的衣襟拢了拢。虽然换了个壳子,但是内里的芯片并没有改变,她本质上还是一个三十多岁的老女人,见惯了那个圈子里的糜烂,对于这些自然不像这个年纪的女孩的那样提防,或者开不起玩笑。

“我比较相信直觉,我总觉得你不会是这样的男人。”她侧身对着他淡淡一笑,又仰头喝了口啤酒,露出纤细的脖颈,“再说了,就算真的发生了什么,不是正好从你手里弄点钱吗?我手头正好紧着呢。”

姜晔忍不住抿唇一笑,“你也不是这样的女人。”

唐静芸将手中的啤酒放在栏杆上,将扳指挂回自己的脖子上,抽身回去,去冰箱里又拿了罐啤酒,从桌子上又顺了一包烟和打火机,走到男人面前,将啤酒递给他,自己则是点上了一根烟。

“还是第一次看你抽烟,”姜晔接过啤酒,开罐,抿了一口,他觉得这个女人有意思的地方就是在这里,明明看上去会很多不是好人家女孩儿会的东西,抽烟、喝酒样样都沾,可是她的身上却不带轻浮的味道,就好像这是一件再正经不过的事情。

“因为寂寞呀,抽烟的女人大多寂寞。”唐静芸带笑地说道,眼中感慨的神色一闪而过,“别劝我,我的身体我会注意的。”

“谁说我要劝你了,”男人侧身伸手从她手上拿走烟盒,挑了一支,点上火,吸了一口,“我只是也想来一支罢了。”

“呵呵,稀奇,我以为以你的自律程度,不像是会抽烟的人。”

“因为我也是会有烦恼的人,烦躁的时候抽一支,不常抽。”

他说这话的时候,亦有所指的看着她,她抬眸一笑,真是个敏锐的男人。

烦躁,是的,她在烦躁,因为每次醒来看见自己脖子里那枚翡翠扳指,都在提醒她很多事情注定要发生的。比如说来找回她这个流落在外的私生女,不,或许应该说是为了她脖子里这枚扳指。

这样昂贵的东西自然不是她们家能拥有的,是她那个短命的母亲从薄情的父亲唐志谦手上得来的,两人浓情蜜意的时候,唐志谦曾经送了这块雕花的和田玉扳指给她母亲做定情信物。

后来他才知道,原来那扳指竟是一个信物,是唐家主母的象征,历代以来,凡是唐家主母都戴着这戒指,当年他祖母没有将戒指给他母亲,而是给了他。后来他娶妻的时候也没人提起,就都忘了,直到真正要用到才想起来。唐家顿时急了,当家主母怎么能没有这扳指呢,这才想着要找回来。这才有了后来认回她的戏码。至于为什么都过了二十多年才想起来,其中自然又牵扯上了上一代的秘辛。

这些事也是唐静芸后来回了唐家才渐渐知道,所谓的“思念女儿,不忍她流落在外”的话根本就是一个骗局,就为了拿回她手里的这个扳指,可笑她当年还天真的相信,闷头趟进了唐家这个泥潭,等到很多事情明了后,才恍然发现,一切不过都是一个笑话!

如果真的早就念着她,至于等到她都二十岁了才想到要把她接回去?会放任她以一个卑微如尘土的形象走进上流社会?说到底,还是她自己看不清。

重来一次,她一直感到很烦躁,这个夏天就会有人找上门来,虽然她不曾像上一世留在京都做**,可是唐家执意要找到她并不难,顶多晚些时候,一些都会重演。

“唉……”

忍不住轻轻地叹了口气,狠狠地吸了口烟,在肺部过了一圈后才吐出一个烟圈,唐静芸的脸上难得露出几分愁色,转头看向身旁的男人,“你说人生怎么就像一出戏呢,可是这出戏还偏偏不按着剧本来,非得那么多的意外转折,把好好的一辈子折腾的够呛。”

姜晔看着这样的她,喝酒的缘故,她上翘的眼角有些泛红,就好像哭过一样,淡漠疏离的眼眸中多了几分遗憾和无奈,嘴角不满的撇着,像个小孩子一样在抱怨着自己的不满,心头微微的一动。

“谁的人生不是这样,我曾经一直以为自己会幸福的过完一辈子,可是有一天猛然发现,其实一切都是假象,”姜晔看着她的眼睛,认真地说道,“你知道么,我记得我还很小的时候,大概才五六岁的时候,我亲眼看着我称为父亲的男人,搂着一个女人在床上睡觉,我突然就觉得很恶心,好肮脏。”

“父亲曾经在我面前有一个高大的形象,可惜,后来毁了,我很不明白,如果连我的父亲这样的至亲之人都可以在我面前上演着虚假,那么我看到的东西又还有几分真实?”

“后来,我父母离婚了,我才知道母亲在外头也有人,他们两个一直都是一对貌合神离的假夫妻。我不太喜欢回家,哪怕父亲已经改好了,也不再似年轻时候那般风流,甚至至今单身,对我养成现在这般的性子万分愧疚,我还是不喜欢他。”

他讲话的时候神情淡淡,好似是在讲故事,可是有种幽冷在他眼中流动。他曾经以为这些事不会告诉任何人,却不想轻易地就开口讲给了这个认识还没多久的女人听,好似开口跟人倾诉也并不算什么难事。

唐静芸摁灭了指间的烟头,手中的动作顿了顿,随后如无其事地向他伸出了手,手臂搂过他有力的腰间,在他的后腰交叉相扣,头轻轻地埋在他的肩上,低声喟叹,“让我倚靠一下你坚实的胸膛,假装我有个人可以依靠。”

姜晔的身子僵了一下,他的生活经历和职业,让他并不习惯这样亲昵的接触,可是感觉到怀里那个人难得的柔软,好像一身锋利伤人的刺都被收敛了,还是默许了她的动作。

停顿了数秒,他的手臂也僵硬地放到了她的腰间,触感很柔软,有些凉,他火热的大手放上去感觉很奇妙。

过了好一会,唐静芸略带戏谑的开口,“你的心脏跳得好快。”

“嗯,因为这是我第一次拥抱一个女人。”姜晔抿了抿嘴,他又发现了这个女人的一面,她似乎很喜欢调戏自己。

“稀奇,这年头居然还有像你这样纯情而有魅力的男人。”

“嗯,我也这么觉得。”

“呵呵,你也有自恋的一面,难得。”

唐静芸放开了圈住他腰的手,想要挣脱开来,却发现自己的腰间被人紧紧的锁住,不由抬头略微仰视这个男人,俊朗凌厉的五官在夜色下美的动人心魄。

姜晔低头看她,一只手将她的头压会自己的胸膛,嘴角带着笑意,“我发现抱着女人的感觉很不错,柔软舒服,所以让我再多抱会儿吧。”

他的耳尖上红色一闪而过。

唐静芸沉默了数秒,在他怀里低声闷笑,怎么办,好像被这个“纯情”的男人调戏了呀!

夏夜里,两人这样拥抱着,彼此取暖,似乎有什么暧昧的东西在滋生。

同类推荐

主编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