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章节目录

小说简介

完整版小说《筑煞成道》由夜愿随风倾心创作的一本玄幻科幻风格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王雨落王猛山,内容主要讲述:煞与煞归,筑煞成道。今日天道所做所为,王雨落日必会加倍奉还。修世间煞气,成天道之外。终以煞灭道。...

精彩章节

正厅内,餐桌上。

四个人坐在一起,不约而同的,安静的吃着自己的饭,不过,倒是李玲雪一直盯着李明阳看。

李明阳被盯得浑身不舒服,从遇见他们两个开始,就一直盯着我看,什么意思,终于,李明阳忍不住了。

只见李明阳心平气和的放下筷子,“闺女啊,在外受欺负了?”

“没有。”玲雪的回答略显冷淡。

“那是爹脸上有东西吗?”李明阳依然淡定。

“也没有。”玲雪的回答愣是让李明阳琢磨不透。

却见李玲雪也不忍了,“李明阳,你个重男轻女的老**,趁着我和姐姐不在家,就找了个儿子想代替我们两个。”李玲雪嫩**白的小脸儿已经涨成了红扑扑的,还看向了王雨落,“你凭什么呆在我家?”

???

王雨落一脸懵逼。

???

婶婶一脸懵逼。

李明阳愣在当场,“额,这个那个,怎么说呢,王雨落他,他,他。”李明阳的脑子一着急就无法运作了。

王雨落也不知道该怎么说,毕竟他是议论点啊。

这时婶婶说话了,“闺女,雨落啊,是你父亲的侄子,不是儿子。”

“侄子?”这下轮到李玲雪懵逼了,“他是我父亲的侄子,我的堂弟?”仿佛不确定一般。

婶婶看出来玲雪是胡思乱想了,“对的,雨落是你父亲好朋友的儿子,现在在跟你父亲学艺罢了。”王雨落父亲不在了的事不适合现在说,回头再给玲雪说吧。

只见李玲雪的脸更红了。

李明阳在旁边差点儿给媳妇儿跪下,“老天哪,我怎么有个如此聪明的媳妇儿啊,不念书都可惜了。”

“死鬼。”婶婶的手帕就丢了过来。

“我,我吃饱了。”李玲雪已经害羞的说不出话了,“先走了。”说完便一溜烟儿跑了,拦都拦不住的那种。

王雨落在一旁无话可说,呃,好尴尬呢。

饭后,家里可有的忙活。

上日这一天都很忙呢,这一天婶婶把李玲雪拉出去采购东西了,而李明阳则带着王雨落收拾家里的物件。

不是有家丁吗,为什么会这么忙呢?谁叫李明阳是一位宽厚的老领导,给家丁们放假了,于是府里就剩八个人了,因为春姓四姐妹就住在李府呢。

“那个灯笼在往左一点儿。”李明阳在底下比划着,“对对对,就是那里。”

又是一个灯笼装上去,王雨落跳了下来,“你就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啊,李叔。”

李明阳笑着摸了摸头,“往年这些活可都是**,今年有你,我可轻松多了,再说了,这就是当锻炼了,防止你这几天的实力倒退。”

怎么办,他说的有理有据,竟然让我无法反驳,王雨落很无奈啊,“李叔,还有几个灯笼。”

“不多了,让我看看。”李明阳对着地上的一堆灯笼数了数,“还剩三十八个,加油,马上就挂完了。”李明阳说着还摆出加油的动作。

无奈啊,手好酸,腰好痛,头好疼,为什么李叔要这样折磨我,练功它不香吗?

王雨落本以为挂完灯笼就没事了,刚歇下一口气,就看见李明阳又拿着一堆的对联过来了,“我的好侄子,快过来帮我贴对联。”

“我说不可以吗?”

“不行。”

终于赶在中午吃饭前,两个人把该弄的东西弄完了,在主要的地方贴上对联,挂上灯笼,当然,还贴了一堆福字。

那母女两个早就回来了,跑到厨房里做饭去了,春姓四姐妹出门帮忙提了东西,现在又去厨房帮忙做饭。

王雨落和李明阳两个老男人,靠在墙边,说起了闲话。

“李叔。”王雨落叫道。

“嗯?”

“你不是有两个女儿吗?”王雨落好奇的问道,“为什么到现在只看见一个?”这个问题可困惑他好久了。

“你说咱家老大啊,她呀。”李明阳摸了摸鼻子,“嫁人了,所以不回家。”

“噢,原来如此。”王雨落恍然大悟,大姐嫁人了,所以不回家,这很正常,就像婶婶一样呢。

“那李叔,你的军队不是有十五万人吗?”王雨落提出了他的又一个疑惑。

“对啊,这又有什么问题?”

“明海城的军营明显容不下呀,那他们人在哪里?”

李明阳像看傻子一样看王雨落,“我是州长,军队不可能固定在一处,海州各地都是我的地盘儿,需要监察,所以军队分散在外啊。”

受到伤害的王雨落竟然无法反驳他的**叔叔。这一天最忙的时候已经过去了,剩下的时间都是各干儿各的事去了。

入夜,一家四个人再加春雪她们,总共八个人,开开心心的吃着年夜饭,唯独李玲雪的表情不太对,小脸儿憋的通红。

饭后,一家人要守岁,坐在桌子前,开开心心的说着话,王雨落有些尿急,出去上茅房,月光洒在寂静的小路上,青石路旁挂着红红的灯笼,多好的景象啊,王雨落这样想。

“堂弟,留步。”

嗯?好像有人在叫自己,听错了吧,毕竟府里就八个人。

“堂弟,留步!”

好像是有人,王雨落回头,看到了李玲雪,她满脸通红,皎洁的月光洒在了她的洁白的纱衣上,好似仙子下凡。

“堂姐,你也出来了。”王雨落还以为她在和春雪他们玩儿呢,“敢问有什么事?”

女孩儿犹豫了一下“白天的事,对不起。”

原来是为这事儿,“没事了,我这人又不记仇的。”王雨落笑着摸了摸自己的脑袋。

有看到女孩儿单薄的衣服,赶忙说:“快进屋里去,小心着凉。”

“嗯。”李玲雪转身边往屋里走。

王雨落马上就憋不住了呢,赶忙往茅房走。

“堂弟,李府就是你家,想住多久住多久,知道了吗?”女孩儿的声音从远处传来。

王雨落只觉得心头一暖,李叔一家可都是好人,以后要好好报答他们。

上日这几天很快就过去了,城里的小摊又开始摆了起来,人们也渐渐出现在街上,李玲雪又走了,据说是开学了,她在青文院念书呢,看起来她很聪明。

王雨落依旧随着李明阳日日习武,但是进步的速度已经远没有之前那么快,不过王雨落依然努力,因为他知道,是有进步的,虽然不大,毕竟要知道,铁杵磨成针嘛。

终于在三月的中旬这一天,练武结束后,两人走在回家的路上。

“王雨落,今日回去收拾收拾东西。”李明阳开口便是这一句,可把王雨落吓了一跳。

“李叔。”王雨落感觉自己的天塌了,“你,我。”

“没错。”李明阳叹了一口气,“明天便离家了。”

“您要赶我走?”王雨落双目无神,“好,我走。”

李明阳反手便是一巴掌盖在了王雨落的头顶上。

“走就走,你打我做甚。”王雨落捂着自己的头,有些气愤。

“谁让你走了。”李明阳有些哭笑不得,“老子是说,青武院的选拔要开始了,你收拾收拾,便能起身了。”

王雨落立马就不疼了,原来不是要赶自己走啊,不对,李叔刚说什么,“什么!青武院的选拔要开始了!”王雨落的嘴现在大的能塞下一个鹅蛋。

“对啊。”李明阳还很开心的样子,“外炼一重的实力,你肯定能过啊。”

“一定能过吗?”王雨落已经对自己的实力产生了怀疑,“难道不会有比我更强的吗?”

“当然有比你强的,每年去青武院参加选拔的应该都有两三万人吧,而青武院每年招生只招一百人。”李明阳讲解道。

“那我怎么可能过。”王雨落已经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

“人是很多,但是都是杂鱼啊。”李明阳安慰王雨落,“去那么多人,外炼之境的人还不知道有二十个没有,外炼可没那么容易达到。”

“真的吗?”王雨落依然保持着不自信。

“真的。”

这下王雨落放心了。

李明阳又给王雨落讲解起规则,“青武院选拔分三关,这第一关,便是扛石。”

“扛石?”

“没错,一百斤的石头举起来,坚持半个时辰,第一关便过了。”李明阳,笑了一笑,“对你来说应该很简单。”

“再是第二关,经过武院老师选拔,武院老师会根据你的实力与潜力来判断你是否过关。”李明阳很是淡然,“第三关,选手对战,车轮战,击败一个人两分,平手一分,失败零分。”

简直是毫无压力,一身轻松啊,李明阳心里想。

王雨落的内心却是一直不安分,怎么办,怎么办?

第二天,李明阳和婶婶站在李府门口,王雨落坐在马车上,不得不说,这马车,就是不一般,五匹马拉车呢,太奢华了,还是专门坐人的车,李府就是不一般。

李明阳让关志山,李三虎和四位春姓姑娘跟上,路上照顾王雨落,还塞了一大堆银子,足有50两。

“雨落,相信自己,一定可以考上的。”婶婶鼓励道。

“不用担心,一定可以的。”李明阳又转头看向关志山,“志山,和三虎照顾好雨落,知道吗?”

“是,将军。”关志山拱手。

于是,王雨落就这样大张旗鼓的上路了。

唉,敢问路在何方啊。

……

同类推荐

主编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