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章节目录

小说简介

《最后一站的末班车》是一本非常不错的悬疑灵异小说,小说的作者是一叶舟,主人公叫李景汪远道,小说内容精彩丰富,情节跌宕起伏,非常的精彩,下面给大家带来这本小说的精彩内容:相传,在凌晨交汇之时有一辆满载着怨气和不甘的末班车到来,它将通往枉死者的墓地、守陵人的坟场,直至下一站,死无葬身之地.........

精彩章节

第一十三章接连风波

“李景!”

听到了这声低喝,李景这才彻底清醒了过来。

这一睁开眼才发现,之前看到的祭台、舞台,统统都是幻象。

刚才在自己眼前不停跳舞的家伙没有了幻境的加持,现在看来也完全没了吸引力。

一想到这个玩意儿刚才在自己身上又摸又揉的,李景的头皮就阵阵发麻。

不过更让他头皮发麻的还是他现在的处境。

李景现在正盘山公路悬崖边的一颗古树旁,再往前一步,脚下就是万丈深渊!

“接着!”之前带着般若面具的女人向李景扔出一根长鞭。

李景一把抓过了长鞭,连滚带爬地回到了安全的地方。

“休得坏我好事!”

魅惑了李景好久的那个不男不女的家伙见自己到手的猎物又要被人带走,发出了愤怒的嘶吼。

靳暮雨一个闪身,就躲过了那个家伙的攻击,但是那个家伙真正的目标却不是她,而是朝着李景奔了过去。

惊魂未定的李景还没缓个气儿,又看到这个不男不女的玩意儿冲着自己飞了过来,吓得险些爬不起来。

就趁着李景愣神的一瞬间,这不人不鬼的家伙就把李景提溜到了手上,想要把他带走。

李景倒也不是个蠢笨的,死死拉住了靳暮雨刚才抛给他的鞭子。

靳暮雨的反应也很快,连忙把鞭子系在了旁边一个粗壮的树干上。

由于拽的太过用力,李景的手很快就被鞭子勒出了一道血痕。

空气中弥漫着李景鲜血的味道,周遭安静的夜空似乎也发出了一些窸窸窣窣的动静,好像有更多的东西被吸引过来。

“碍事的家伙!”靳暮雨也知道这并不是个长久之计,只能够飞身朝着想要带走李景的那个家伙发起攻击。

“就凭你?别想着能抢走我的猎物!”那个不男不女的家伙的嗓音还是那样的刺耳,听得李景有些难受,又有些晕晕乎乎的,险些松开了鞭子。

手上传来的痛觉**了李景的神经,又把鞭子握紧了几分。

不男不女的家伙也腾出了一只手应付靳暮雨的攻击。

但是靳暮雨好像并不是他的对手。

这个长着阴阳脸的家伙用女性化的那张脸对着李景,甚至还在对他媚笑着。

另外一张阴柔的脸对着靳暮雨,神色间满是愤怒和不屑。

这两幅诡异的表情拼接在一张脸上,让人有些不寒而栗。

扔给李景的那副鞭子似乎是靳暮雨的法器,失去了鞭子的她应付其眼前的怪人起来,却是有些吃力。

靳暮雨现在只能用身上的几张符纸,才能够伤到这个怪人几分。

但可能这个怪人不同于简单的鬼物的原因,所以符纸对他的效果也并不是很好。

靳暮雨应付起来已经有些吃力了,衣服也被这个怪人划破了几道口子。

“实在不行,你就让他把我带走吧。”李景知道这个怪人的目标是自己,眼前这个帮了自己好几次的女人也只是想要救自己。

他一个大老爷们,总不能让人家妹子因为自己受到牵连吧?

“闭嘴吧你!”靳暮雨对他翻了个白眼。

“天灵灵,地灵灵,拜请仙佛菩萨众神明......”靳暮雨的嘴里又开始念念有词。

“还想请神?”那个怪人马上就发现了她的意图,一个手刀劈了过去,想要打断她。

这个时候李景却突然死死拉住了那个怪人,怪人的掌力全部泄在了李景身上。

“唔——”李景发出一声闷哼,显然是受了伤。

靳暮雨见他在这添乱,心里十分焦急,但是还得把请神咒念完,念得速度也就比刚才快得多。

“你这死丫头,我看你就是念到天荒地老,也不会有哪个神仙来帮你。”一个女人的声音突然在靳暮雨的识海中响起。

“既然是我的郎官,那就帮他一把吧。”女子轻笑一声,靳暮雨一下就失去了意识。

怪人明显的感觉到了眼前的靳暮雨的气场和刚才完全不一样。

“什么乱七八糟的玩意,也想打我的郎官的主意?”靳暮雨的声线彻底发生了变化,另外一个女人的声音从她的喉间响起。

怪人显然是听出来了这是谁的声音,神色一下就变了。

没想到皇后岭里的那个东西,居然也看上了这个男人!

怪人也不和她废话,一把就松开了李景,消失的无影无踪。

“要不是这小丫头片子的身子我还不习惯,郎官,我一定把那玩意给你抓来,生吞活剥了去。”那女人见怪人跑了,也不离开。

难得一次能够附上用起来还算顺手的肉身,女人可不想把时间浪费在和这种小妖物缠斗上。

“你......就是昨天晚上,那个阁楼里的女人?”李景见她叫自己郎官,一下就回忆起了昨晚那些模样古怪的纸人,和那个折磨了他一整夜的童谣。

“什么女人,都已经是我的郎官了,应该改口了。”女人亲昵地拉住了李景的手,“今晚就好好陪我玩玩吧。”

虽然用的是活人的身体,但是肌肤的触感还是如此的冰凉。

李景想起了刚才那个不男不女的家伙和自己的亲密互动,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一把就甩开了女人的手。

“你这是什么意思?”女人嗔视着李景,用眼神威逼着他,又拉住了他的手。

“我,我这没别的意思,就是你扯到我的伤口了。”李景也从那个怪人的反应中推测出了这个家伙的厉害,不敢激怒她。

女人这才发现李景的胳膊和手掌上都是伤口,血液已经干涸凝固在伤口外。

“咕咚——”李景非常明显地看到了女人咽了口唾沫。

皱着眉像是在极力隐忍着什么,女人挥了挥手,李景手上的伤口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飞速愈合着。

“现在总归是可以陪我游玩了吧?”女人又拉住了李景。

李景看了看这四周的环境,和这晦暗的月光,实在是对女人口中的游玩摸不清头脑。

下意识的还是不想握住这双冷冰冰的手。

“郎官,乖乖地跟我走。”女人的声音已经有些阴沉了,自顾自地拉着他走着。

两人来到了一处坟地。

李景见了这“游玩”的地方,不禁有些咋舌,但又不敢多说什么。

同类推荐

主编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