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章节目录

小说简介

主人公叫牛小毛刘大姑的小说是《阴司神匠》,本小说的作者是琼御所编写的悬疑灵异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一个阴谋,一场风波,惊险久未平息二十年前的恩怨情仇,二十年后的步步惊心,接二连三,探索真相父母之死,人鬼殊途,阴司立足,万魔尽出......每一步都是成长的足迹,每一步都是逼近危险的信号,翻开篇章,看我阴司扎纸匠,惊魂走一场。...

精彩章节

第10章点神

“伢子,有你的呀!”

村长见我把原本是死物的纸人弄的有了动静,啧啧称奇道。

这种事在普通人看来确实是很玄乎。

“村长你可被小瞧了我们扎纸匠这行,里面的门道多着呢。等下等刘大姑来了,我就让村长你瞧瞧这个阵法的厉害,保证把刘大姑的事摆平了!”

十八岁的我还是有些少年心性,被村长一夸就忍不住显摆起来,还夸下海口。

不过我确实是从《扎纸经》里学到了不少纸人这方面的手段,这倒是没有骗村长。

把六丁六甲十二位阴阳神都请了一遍,确保这个十二天干困阴阵没有问题之后,我便停了下来,等着刘大姑的出现。

凭我现在的能力,还不能维持这个阵法太久,只能等刘大姑现身之后才启动。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村长不知道是不是怕了还是担心我一个人无聊,一直在旁边陪着我聊天。

一直到了半夜,外面还是没有任何动静。

“伢子,要是她今晚不来咋办呀?”

村长看了看屋外,忧心忡忡的道。

“就算她今晚不来,等你老婆生完孩子之后她一定会来的。有我在你不用担心,赶紧去睡吧。”我对村长道。

“哎,我倒是想睡,但是那里睡的着呀。”村长无奈的道。

我倒是能理解他的心情,刘大姑对于村长来说可能就跟一个定时炸弹一样。

如果不解决,肯定寝食难安。

又过了一两个小时,我越来越困的时候,外面还没有动静,村长的老婆张小花却突然在房间里痛苦的喊道:“老夏,快来,我要生了......”

“伢子,现在咋办呀?”村长被吓了一个机灵,脸色惨白的对我问道。

他估计是只记得她老婆一生完孩子,刘大姑就要杀他的事了。

“去叫接生婆呀,还能咋办。”我没好气的道。

“我......”村长看着外面漆黑黑的,迈不动脚。

我知道他在顾虑啥,主动道:“你让你的邻居去帮我叫接生婆,放心,这么近的距离,不会有事。”

村长踟蹰了片刻,听到他老婆的哀嚎声越来越大才咬了咬牙,出了门,重进了夜幕中。

我也跟到门口,警惕的往四周看了看。

过了几分钟,村长气喘吁吁的跑回来了。

没多久,接生婆来了,进了张小花的房间,村长也跟进去帮忙了,周围还是没有什么动静。

我正琢磨着刘大姑是不是要等村长的孩子出生之后才会出来杀人,突然阴风阵阵,香案上的蜡烛忽明忽暗。

我身体一震,马上就看到一个人影出现在了门口。

是刘大姑!

蜡白的脸色,狰狞的表情,寒光凌冽的眼镜......

我算是领教过刘大姑的厉害了,虽然有所准备,但依旧如临大敌般喝道:“刘大姑,我劝你最好回头是岸,要不然今晚别怪我不客气!”

刘大姑就在门口死死的看着我,不说话,也不离开。

我见她冥顽不灵,马上转身跪在香案前面磕了三个响头。

“真武大帝位于正门,六丁六甲斥与周身,扎纸神将拜扣真神,请求丁卯阴神上身。”

“请求丁巳阴神上身......”

“请求丁未阴神上身......”

不出片刻,我准备好的十二个纸人,全部站了起来!

我现在能力不够,不能一起请十二位神,只能先请好。

阵法成了之后,我便转身看向刘大姑。

我能超控这十二个纸人的范围有限,只能等刘大姑进来,然后打散她的怨气,送她去轮回!

然而,刘大姑确丝毫没有进来的意思,就一直在门口守着。

我以为她在等村长的孩子出生,便也没多想,一直严阵以待。

这时,从房间里出来,准备去打水的村长,也看到了门口的刘大姑,直接吓得瘫坐在了地上。

“放心,有我守在这里,不会有事。赶紧去帮忙吧。”我对他催促道。

村长听了我的话才慢慢从地上爬起来,去灶屋里打水去了。

过了半个多小时,张小花的房间里传来小的哭声。

村长慌慌张张的从屋里跑出来跟我说孩子出生了,是个儿子,然后就畏畏缩缩的躲在我后面,好像只有这个地方是安全的。

我以为刘大姑马上要进来动手了,结果又过了半个多小时,我体内传来一阵虚弱感和眩晕感的时候,刘大姑才慢慢飘进屋里。

我心里大骇,刘大姑作为一个冤魂,绝对不可能知道屋里阵法的存在。

但是她正好就选在了我快要无力支撑这个阵法的时候才进来,绝对不是巧合,很有可能是懂行的人告诉过她什么!

此时我也来不急多想,集中精力操控着十二个纸人围住刘大姑,借助十二位阴阳神的神力来攻击她。

刘大姑就像一个没有感情的机器人,不停的用手去抓那些纸人,嘴里不停的发出凄厉的声音,听的我都头皮发麻。

“伢子,这些纸人真的能解决掉刘大姑?”村长在我后头牙齿打颤的问道。

我虚弱的摇了摇头,如果刘大姑早进屋十几二十分钟,今天肯定可以收拾她。

但是现在不行了。

我最多能再支持个几分钟,完全伤不到刘大姑的根本。

“啊?那咋办?”村长被下的冷汗淋漓。

我也没想到会这么棘手,此时额头上冒出了细汗。

“有了!”我突然想到一个办法,连忙掏出几个剪好的纸人,对村长道:“把你们一家的时辰八字给我!再每个人弄点血过来!”

村长不知道我要干什么,把他和张小花,以及刚刚出生的儿子的八字告诉了我,然后跑回房间弄血去了。

我连忙从香案上拿了毛笔,蘸了朱砂:把我和村长一家的时辰八字分别写在了四个纸人上,然后咬破手指,在一个纸人上蘸了我的血。

村长很快就把他们一家人的血弄过来了,分别涂在了另外三个纸人上。

我再次拿起沾朱砂的毛笔,将自己所有的精力都凝聚于笔尖,然后再把纸人的眼睛点上。

顿时,那纸人身上似乎多了一些灵气。

看到这一幕,我顿时松了一口气,只可惜,我学了多么久的点神,也只能让纸人多了一点神韵罢了,比起爷爷,还差多了。

“伢子,你这是干啥呀?”村长在旁边不明所以的问道。

“等下我们把气息隐藏掉,再把纸人丢出去,刘大姑就把这些纸人当成是我们,她杀掉她要杀的人之后就会离开!”我解释道。

同类推荐

主编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