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章节目录

小说简介

小说主人公是陈默陈七月的小说叫《医世枭龙》,这本小说的作者是雪花银创作的都市生活类型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大人物一手遮天,要抽干他女儿的血,大人物派人给他十万块,买他女儿的命!他是个普通人,女儿的命就不是命了吗?走投无路之际,他获得祖先传承,誓要为女儿讨个公道。...

精彩章节

第一十三章二选一

“啊啊啊!”

陈默的心中发出怒吼。

为什么!

为什么要这样对他!

陈默双眼血红,双拳攥的紧紧的,指甲镶嵌进了肉里面,陈默却是浑然不觉。

他只觉得心中的愤怒如火山爆发一般,冲到了顶点。

欺人太甚,欺人太甚了。

就因为谢文东有钱有势,便能随意绑架他的妻子女儿,随意的折磨他吗?

这是什么狗屁道理。

“你最好一个人来,否则,你见到的只会是两具尸体。”

“你的时间不多了。”

“地址是......”

这时候,手机中再一次传来了一条信息。

陈默立刻强迫自己从愤怒之中冷静下来。

他必须以最快的速度赶去救人。

快快快!

“小神医,您到底遇到什么事了,只要您说出来,我王家一定赴汤蹈火。”

此刻,旁边的王云山再次开口问道,从刚才他就在一直观察陈默,发现陈默情绪起伏极大,仿佛极为的愤怒。

他可以百分百肯定,陈默一定遇上了大事。

之前,王家为了医治老爷子,给老爷子换取陈默的心脏,双方之间都造成了不小的误会。

如今陈默遇到困难,正好,王家可以趁此机会消除双方产生的误会,获得陈默的好感。

陈默依然没有回答王云山的询问,而且直接开门见山,“王家主,你能不能帮我安排一辆车,立刻,马上,越快越好。”

王云山、王南风以及王家老爷子面面相觑,都从对方眼中看出了诧异。

究竟是什么样的事情,使得陈默小神医这样的人物都如此急迫。

“好!”

“我现在就派人去备车,只是小神医,您能不能告诉我,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我王家或许能帮上您的忙。”

王云山毫不犹豫一口答应,但他再次问出心中疑问。

王南风、王家老爷子也双双侧目,看向陈默。

“我老婆孩子被绑架而且还下了毒,我必须马上赶去救人......…”

............

三十分钟后。

谢家别墅,某个房间内。

一个女人凄厉的怒吼声音回响着。

“谢文东,你这个恶魔,你想要干什么冲着我来,为什么还要对我女儿动手,她还只是个孩子啊。”

“谢文东,你放过我女儿,你让**什么都行。”

“......…”

夏清歌被绑在椅子上挣扎着大吼,满脸通红,满头大汗,似乎是用尽了所有的力气。

但,即便她喊地再大声,却是没有人回应。

自从谢文东离开房间后,回应她的,只有她自己的回音。

或许是喊累了,夏清歌斜着虚弱的身子靠在椅子上,大口喘着粗气。

眼泪,不争气地流下来。

她想不通,为什么,要这样对她。

为什么,老天爷要逮着她一个人欺负。

为什么,谢文东要折磨陈默,而折磨陈默的办法便是先一步折磨她和女儿。

她,绝望了。

砰!

房间的门忽然被一脚踹开,一道身影出现在了房间门口,影子被拉的很长。

夏清歌闻声看去,当她看清门口这道身影究竟是谁的时候,愣在了当场。

陈默!

陈默真的来了!

夏清歌看着陈默,陈默也在看着夏清歌。

当陈默看到房间内的这一幕的时候,心在滴血,有一种想要杀人的冲动。

眼前的这一幕,比视频中还要有冲击力。

她的妻子,她的女儿,居然遭受如此折磨。

啊,这一瞬间,想要直接弄死谢文东。

“老婆,女儿,你们别怕,我现在就来救你们。”

陈默快步走到夏清歌面前,当他想要为夏清歌以及女儿陈七月松绑,手机却是响起了起来。

陈默认出了号码,是谢文东打来的。

“陈默,你终于来了,我还以为你不来了呢。”接通电话,便是传来了谢文东嚣张而又戏谑的声音。

“很遗憾的告诉你,你已经浪费了三十分钟,没有时间了。”

“不过,更遗憾的是,现在开始,你的妻子和女儿所中的毒便会同时发作,我倒是想看看你怎么救,救哪一个,我会看着你的。”

“哈哈哈哈。”

谢文东的笑声戛然而止,是陈默挂断了电话。

陈默的脸色阴沉无比。

看来,谢文东故意引他来救人,便是想要看到自己妻子女儿死在自己面前,自己奔溃的反应。

就如同之前,谢文东派人将抽干血液的女儿送回他面前一样。

欺人太甚!

猫捉老鼠之后,猫不停得戏耍老鼠,最终将老鼠折磨致死,而这,只是为了满足猫的玩乐之心。

而他对于谢文东而言,就是那个老鼠。

谢文东做的这一切,只是为了满足他变态的心理乐趣。

他及他的老婆孩子,都只是谢文东取乐的工具。

“陈默,你快,快先救女儿,将女儿带出去,或许还能将女儿给医好。”

这时,夏清歌嘶吼的声音响起,其中更是夹杂着哭腔。

陈默被夏清歌的声音拉回现实,闻声看去,就见夏清歌早已经是泪流满面,眼睛都已经肿了。

“清歌,你别瞎想,我会把你和女儿都安然无恙得救出去的。”

陈默心如刀割,他绝对不会让夏清歌这样做,极力劝说着。

夏清歌却像是下定了决心,咬了咬牙,眼睛坚定地说道:“不,听我的,你必须先救女儿出去,去最近的医院,一定要将女儿抢救回来。”

电话中谢文东所说的话,夏清歌刚才也听得一清二楚。

她知道,就算陈默真的将她和女儿一起救出去,恐怕还不到医院,她和女儿都会死。

与其这样,不如让陈默带着女儿先走,这样,可以更快得到达医院,或许女儿还能有机会活下来。

她自己和女儿之间,她毫不犹豫的选择让女儿活下来,牺牲自己。

“清歌,你别这样想,我会医术,我现在就能在这里救治好你和女儿,不用去医院。”

陈默极力劝说着,似乎是为了说服夏清歌,便从腰间的针袋中抽出了两根十公分的银针。

“我会用针灸将你和女儿救......”

陈默还想再说,可,却是被夏清歌的一声冷喝打断了。

“陈默,这个时候,你就不要再捣乱了,你现在骗我没有任何的作用,听我的,立刻带女儿离开,用最快的速度到医院。”

夏清歌是睁大了眼睛吼着说出来的,语气极重,似乎是已经下定决心,而且不可更改。

陈默终于知道,无论他如何劝说,夏清歌都听不进去。

因为,她打心眼里都不相信自己会医术,更别说相信自己能当场治好她和女儿的话了。

刚才,陈默通过祖先流下来的望气之法可以清晰地看到,夏清歌的身上缠着一团黑气。

这是中毒之后,生命流逝的表现,随时都有生命危险。

再看女儿,身上缠绕着灰气,这也是中毒之后,生命流逝的表现,不过相比于夏清歌来说,中毒更浅。

所以,夏清歌的中毒情况要比女儿严重的多,要救人,就必须要先就夏清歌。

可,现在夏清歌的这幅激动的模样,却是让他根本就无法施针治疗。

夏清歌所中的毒叫络毒,现代医学中可以说是无解,但秦风却在祖先传承中早已经找到了医治的方法。

龟灵八法。

只是,龟灵八法施针是要根据情绪来施展的。

在病人情绪稳住的时候,才能有效果。

夏清歌现在如此激动,倘若陈默为其贸然施针,会起相反的效果,甚至有可能会让夏清歌死的更快。

很快,陈默心中便有了决断。

“陈默,我让你先带女儿离开,你听到了吗?”

这时候,再次传来夏清歌的嘶吼之声。

这一次,陈默没有多余的话语,陈默快步朝着昏睡的女儿陈七月走了过去。

似乎是已经做出了选择。

女儿所中的毒叫疮毒,毒性比之夏清歌所中的络毒要小,而且治疗方法也络毒容易。

在为陈七月松绑后,陈默让女儿斜着靠在椅子上,将手轻轻放在陈七月的额头上。

体内真气调动,注入陈七月体内。

只是一瞬间,便封住了陈七月的经脉,如此,至少还需要半个小时,陈七月体内的疮毒才会完全发作。

陈默做出的选择是,先封住陈七月的经脉,确保陈七月不会有生命危险,便在他争取来的半个小时之内医治好夏清歌。

络毒远比疮毒要危险得多,夏清歌随时都会有生命危险。

还有,络毒比疮毒治疗起来要困难许多,必须借用龟灵八法,且,必须要在病人稳住情绪之后才可施针。

现在,暂时将女儿体内的疮毒封住,他便能专心医治夏清歌体内的络毒了。

而,夏清歌并不知道陈默如何想的。

在她看来,陈默最终选择听她的话,带着女儿先离开。

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心里却是在滴血。

虽然她心里希望陈默先救女儿,带女儿离开,可,当陈默真的做出这样的选择之后。

她还是心中一痛,心中涌起无尽的失望。

原来,在陈默的心里,还是更加看重女儿。

自己和女儿之间,陈默最终会选择救女儿,而不是她。

“呵呵!”

夏清歌忽然笑了,笑中带着眼泪。

嘶!

同类推荐

主编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