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章节目录

小说简介

完整版小说《心理师追凶档案》由给10年后的你最新写的一本悬疑灵异类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何景辉谢楚楚,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我叫何景辉,是公安局特别聘请的心理顾问,让我告诉你们,那些局里不为人知的惊悚悬案吧!!...

精彩章节

第16章农翔宇

男孩哦了一声关上门回去了,很快我就听到楼下有警笛声传来,估计是支援来了,我守在703这里,一段时间后,赵雪静就带来了几名刑警,直接把门给撞开,来到703当中,我们却没有看到任何人。

回忆着死者坠落的位置我们来到厨房就发现这里的玻璃窗果然破开了,地上没有任何人的鞋印,窗台上有一个鞋印,几个痕检员对着它拍摄了照片,厨房里的用具没有被动过的痕迹,我沿着煤气炉和橱柜仔细地检查了一遍,看到煤气炉的把手好像被人擦拭过一般,难道这个人曾经来过死者家里,还生活过一段时间。

除了把手,煤气炉的周围乃至砧板和菜刀都有清理过的痕迹,死者如果是被他推下去的,那么他动手后能逃到什么地方,我们根本就没有看到他逃离的迹象啊。

现场没有找到第二个人来过的痕迹,外面的家具几乎都是整齐的,厨房也没什么动静,整体来说不可能有第二个人进入。

只是没有第三个人的话,那就不可能是谋杀了。

我和赵雪静说道:“这次应该是一宗密室杀人案,凶手逃离的手段暂时没有找到!”

“同感,竟然可以做到那么隐秘,之前我一直守在尸体旁边,也注意到楼上的情况,没有看到他从窗户外逃跑,你在的时候703的房门也没有打开过吧?”

我点头说没错,赵雪静叹息道:“之前我也接触过密室杀人案,也是没有找到凶手,后来发现那屋子地板有地下室,但这里是商品楼,怎么可能会有地下室呢!”

“难道是死者自己跳下去的?”此刻在现场的高明强说道。

“要真是这样,那就是自杀了,但我怎么看这个案子都不像是自杀!”我斩钉截铁地否定了这种可能。

但高明强却反驳道:“何医生你别什么案子都看的那么复杂,这个案子很明显就是男人醉酒坠楼的,这个家伙我调查过他的背景,无业游民,整天喝酒,还有点神经病,他喝酒了来到厨房不小心脑袋撞到玻璃窗上坠下来不是也有可能吗?”

高明强的讲法有一定道理,但来到现场的张大同却也插嘴道:“不对,他是被人谋杀的,这里有一股奇怪的气息!”

“大叔,我说你啊,别整天神经兮兮的,你以为破案是靠感觉的吗?你不要告诉我,这次又是凭借你的那种什么第六感找到的!”高明强揶揄地看着大叔,满脸的猜测和不肖。

“我感觉没有出过错误,你可以不信!”张大同不想理会他,我也站在他的一边道:“这里一定还有第二个人的痕迹,大家翻翻看!”

由于我的指挥,大伙儿开始紧张了起来,到处翻查着,在男人的房间,我们很快就找到了一些女人的长发,还有垃圾桶,都是一些女性的卫生纸。

看来这个屋子不止男死者一个人住,还有一个女人,但这个女人现在不知去向。

“先确定死者身份,然后调查这个女人!我们可以从死者的人际关系人手,对了,死者尸体情况怎么样?”赵雪静问。

一名法医在她旁边说:“刚才谢楚楚检查过,死因是颅骨碎裂,应该是因为坠楼身亡的,其他没什么特别!”

死者穿的衣服是蓝色衬衫和西裤,证明他当时刚回家没多久,没有在睡觉。

旁边那个男孩说没有听到动静,如果他没有撒谎的话,凶手不动声色的就把男人推下楼去了。

但这应该不太可能。

我让人调查过监控,发现男人在坠楼之前有一个女人进入过他的家里,并且很用力地甩上门。

那种关门的声音怎么可能是702听不到的。

我咬了一下牙,这才明白刚才男孩撒谎了。

我连忙和赵雪静来到他的住处,逼问他情况,谁知道这家伙却依然厚颜**地说道:“我没有啊警察哥哥,我说的都是真的,当时我发烧迷迷糊糊的,没有听到什么动静!”

“那么大声的举动你完全不知道吗?那你是高烧到几度了?”赵雪静略带讽刺地嘲讽道。

“我现在好多了,之前是有点严重,怎么了?这位警花姐姐,难道你不信吗?”

虽然我们可以怀疑男孩故意说没有听到,但在监控里我们没有看到他打开过门,亦或是出来查看的情况,到底他当时在做什么,没有人能知道的。

但他如果和案子没有关系的话,那他干嘛要撒谎?

我忽然想到什么,拿出之前女人进入到男死者家里的截图,递给男孩问他:“你见过这个女人吗?”

“这个是谁啊?都看不到她的脸,我不知道!”

男孩再次很镇定地回答道,完全没有破绽。

虽然对他有所怀疑,但他的反应太正常了,加上没有证据,我们一下子也不能奈何得了他。

现在我们只好去找701和704的住户,然而在咨询的时候才得知这两个单位都没有人住。

这两个单位现在都处于拍卖当中,很少有人回来的,也就是说当时楼上的情景就只有男孩才能得知。

走访的工作不能进行,现场发现的线索微乎其微,或许真的只能把死者先带回去了。

我们离开了这座楼房,下来的时候,我发现男孩正在楼上的阳台低头往下看,不过他的神色很平静,完全不像遇到什么特别的事情。

他如果和案件有关,怎么可能做到如此波澜不惊,即便是我用心理学的角度分析,都完全找不到任何破绽,这家伙心理素质要不要这么强。

回到公安局,看来假期什么的不用想了,因为又出了案子,而且这案子有疑点,但高明强却坚持死者是自杀,可是监控已经拍摄到那女人进去了。

要不是没有看到她逃离的画面,我们现在都可以确定凶手就是她。

法医科那边正在验尸,由于暂时没有消息,我忍不住就来到法医科,看看这里会不会有什么可以帮忙的。

谢楚楚看到是我,就给我递过来一份报告说:“刚搞定你就过来了,你们那边有什么消息吗?”

“暂时没有,脸部你也还原了,交给何馨了吗?”

“当然,很快就能得知死者的身份。”谢楚楚露出专业的笑容。

我翻看着化验报告,上面写到死者头上有不少出血点,但只有一次是知名撞击,就是在头上,死者的四肢和腹部都有被人用针刺穿的痕迹,伤口还是刚被弄上去没多久的。

谢楚楚说:“死者出事之前有人打开了他的衣服在其腹部和四肢用针狠狠地扎过,拔出之后才把他推下去的。”

“为什么要用针?难道是因为有什么仇恨,所以要让受害者承受痛苦?”我疑惑道。

“有这样的可能,但他既然要死者死,直接推下去就行了,当时他去到死者的家里之后没有出来,大概是他进去了20分钟后,才听到死者坠楼的声音,这20分钟足以做许多事情!”

现在那女人已经被我们完全怀疑了,但为什么我们在勘察现场的时候完全没有找到她的踪迹,除了那几根头发外,就没有找到人。

头发的DNA我们调查过了,现在没有找到嫌疑人也不能进行对比,结果也只能暂时放着化验室。

我来到技术科,让何馨开始排查楼房附近的监控,但我们竟然没有看到案发附近楼下有什么女人出现过,这看起来特别诡异,女人仿佛是没有上楼就突然出现在7楼了,那东西到底是?

我和在场的人都纷纷咋舌,但赵雪静却否定道:“一定是女人从大楼另一个入口上楼躲开了监控而已!”

“没有,我们派人检查过,大楼的入口只有一个。”何馨回答。

“那只有一个可能,女人本来就是在楼上的,你调查过其他楼层的监控了吗?”我问。

按照这样的出租房子,走廊上都有监控,如果在出事之前看到其他楼层有女人出去过,那这些人都会变成我们的怀疑对象。

何馨联系了楼房的房东,让他帮忙在值班室提取,过程中,我看到了男死者的身份资料。

农翔宇,34岁,男,无业游民,之前在富康煤矿厂上班,但失业已经半年了,之后他整天借酒消愁,不知进取,每天晚上回来都喝得醉醺醺的,还经常在屋子里大吵大闹,好几次邻居都投诉过他,但这家伙从来不当一回事。

在发现他尸体的时候我们没有找到任何可以证明他身份的物件,手机也没有找到,大概是凶手不想让我们知道他的身份所以才带走的。

看到资料,冯思宸就猜测道:“农翔宇的邻居,不可能是因为一点动静就杀人吧!”

“当然不可能,但我从前也听闻某个城市出现过一宗奇特的案子,一个男的因为不喜欢的自己岳母总是打麻将吵到他工作,竟然趁着岳母不注意进行行凶,现在的人啊,真是什么都有的!”何馨回忆着某个新闻说道。

同类推荐

主编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