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章节目录

小说简介

甜宠新书《我的傻白甜老婆是皇后》由一起飞所编写的穿越重生风格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杨广萧慕容,书中主要讲述了:杨广一睁眼,已经是1400年后的现代都市!是谁,要抢走我肤白貌美的萧皇后!?无论是谁,都给我去死!!...

精彩章节

第12章谁在胡说八道!?

和现代化都市不同,步行街还保留有古代城镇的风味,两侧楼阁不超过三层,全都是古香古色的建筑风格。

自从穿越过来,他只有一个感觉:这不是自己的世界。

所以,他才迫切的想回去。

但这条步行街,虽然和隋朝时大不相同,却比冷冰冰的钢铁城市更让他有归属感。

所以在停好车后,杨广却把手机一丢:“我也要去。”

洪媛媛对他是又讨厌又恨,很不想和他同行,生怕这神经病惹出什么麻烦。但她也知道杨广要做什么,她是拦不住的。

只好一噘嘴,说:“那你待会不要添乱。”

要不然,他也不会跟洪媛媛一块下车了。

街道两侧摆地摊的小摊贩不少,地上堆满了各种花样的古玩,各个朝代的都有,甚至杨广还看到了熟悉的隋朝宫鼎。

见杨广对路边的仿制古董感兴趣,还蹲下拿起一块铜块掂量了几下。

洪媛媛总算找到了一丝优越感,噘着嘴说:“哼,那些都是仿制赝品。”

“还用你说?”

杨广反口顶回去,他只是看着隋朝后各年代的古董风格很好奇而已。

“没见识还不承认。”

洪媛媛嘟囔了句,带着杨广走到了一家名叫致远堂的店铺前:“带你看看,什么叫真正的宝贝。”

说罢,已经有位穿着唐装的中年人迎了上来,笑呵呵的拱手:“洪小姐,您来了,这位是?”

“他是......”

洪媛媛刚想介绍,却听杨广淡淡的说:“区区市井儿,还不配知道朕是什么人。”

古代社会各职业地位是不平等的,按士农工商依次排序。

杨广说的市井儿,就是指的商人。

而在商人中,倒腾古董的也是最不受待见的,毕竟,大都发的死人财!

侯老板听出了杨广语气中的不屑,表情一僵。

洪媛媛也有些恼火,刚鼓起嘴巴想发脾气,又很无奈的说:“不用理他,他就是个神经病。侯老板,我订的扇子呢?”

“在二楼。”

侯老板做了个请的手势,再和杨广照面时,也没生气。

他虽然出言不逊,而且也穿着一身地摊货,不像有钱人,但他既然是和洪媛媛一块来的,那就值得重视。

一楼的致远堂就非常豪华,四周家具、展览架都是红木制作,地上也铺着厚厚的羊毛毯。

二楼更是豪华,上去就是一扇巨大的琉璃屏风,后面不少有钱的主,正在观摩交谈。

识货的人一眼就能看出,这琉璃屏风本身就是晚清古董,价值得有小二十万,就算是放在哪个富豪家,也得是当宝贝收藏的。

但在这,却就是个实用性的屏风。

这足以说明致远堂的大气,更会给所有买家吃一颗定心丸,这里的文玩,绝不可能有赝品!

“洪小姐,这边请。”

将两人请上二楼后,侯老板小心翼翼的从柜台后拿出一只长条木盒,放在案桌上。

轻轻打开木盒后,就见一把崭新折扇,静静躺在其中的绿绸中。

光是包装,就足见起珍贵。

侯老板戴上手套,小心翼翼的把折扇拿出,打开,介绍道:“洪小姐,这就是您订的折扇,扇面是林铮大师手作。”

画面是泼墨的山水,很有力度,看来林铮也是现代国画中的大师。

接着,侯老板又像捧起初生婴儿那样,小心翼翼的捧起了扇底的玉坠,满是陶醉的说:“还有您订的这块玉坠,乃是隋朝汉王杨德章的贴身之物,由杨家后人代代传下来。乾隆年间流入中州坊市,今年三月,才被致远堂买下。上书德章名号,货真价实。”

说到这,侯老板还很可惜的说:“可惜,要不是流传过程中发生了损耗,单是这玉坠,就价值千万!现在您三百万收了,也绝对不亏,这毕竟代表的是隋朝汉王身份--”

话音刚落,洪媛媛正想宝贝的接过看看时,一旁突然传来个无比冷漠的声音:“一个赝品,也敢代表皇室?”

话音落下,周遭人员无不侧目,惊诧看来:致远堂,有赝品?

侯老板脸色也瞬间铁青,瞪向后方:“谁在胡说八道?诋毁我致远堂声望?”

谁不知道,致远堂开业三十年来,从没有出过一件仿品。

谁有不知道,侯老板鉴定文玩的水平,当世一绝?

不少喜好收藏的富豪,都会不远千里的来致远堂鉴宝,就是因为看重侯老板的眼力劲。

可现在,却有人说他拿出东西是赝品。

胡闹!

几乎是一瞬间,二层所有富豪的目光都扫了过来,就见杨广眼神冰冷的吐出三个字:“我说的。”

见是洪媛媛的小男友提出质疑,侯老板脸色稍微缓和了些,淡淡的说:“小兄弟,饭可以乱吃,但话可不能乱说。”

洪媛媛也面露不满:“你懂古玩吗,瞎胡说什么?”

杨广冷笑:“大隋之后历朝历代的古玩,朕或许不懂,但大隋之前的,尤其是大隋本朝的古玩,全世界没人比我更了解,朕说它是赝品,它就一定是赝品!”

“霍,这话说得可忒狂了。”

有个富豪打趣道:“侯老板,看来今天有年轻人来砸场子啊。”

侯老板也是眸光闪烁,冷冷的问:“洪小姐,你今天是来取货的,还是来捣乱的?”

“取货!”

洪媛媛看出侯老板不满了,忙说:“杨广,你别胡说八道......”

“闭嘴,贱婢。”

杨广一点都不给面子的打断道。

谁不要脸面呀?

尤其是洪媛媛此等大家闺秀,在医院时她和杨光对着干被羞辱也就罢了,现在他们可是同行的伙伴呀。

可杨广竟然还大庭广众下骂她,她的委屈顿时就开始逆流成河了,眼眶一红,眼泪都差点落下来:“你、你**,你信不信本小姐--”

又是话到一半,戛然而止。

她突然想起来了:杨广不仅是个纨绔,还是个不折不扣的神经病!

她再怎么委屈,再怎么跟神经病计较,有用吗?

洪媛媛只能咽下泪水,鼓起嘴巴气冲冲的说:“那你说,它为什么是赝品?”

侯老板还是很懂做人的,给了个台阶下:“常言道,乱世黄金太平古董,隋朝距今一千四百年,这块玉坠所经乱世也不下十次。能保存到现在,绝非不易,这位小兄弟认错它是赝品,也情有可原。洪小姐,您这边转账,我给您打包......”

“我没有认错,它就是赝品。”

杨广冷冷的说:“汉王杨德章是我一母同胞的亲弟弟,他的玉坠,我岂会认错?胡闹!”

一瞬间,全场寂静。

同类推荐

主编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