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章节目录

小说简介

小说主人公是李长清何晓晓的小说叫做《驼仙诡事》,这本小说的作者是黄泉有客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白水庄算不得什么出名地方,但自打出了个李长清,这地方便成了全世界风水术士都向往的宝地。打小便偷闯鬼门关,如今你说他做不得酆都大帝?不管如何,且听他慢慢细说。...

精彩章节

第四章订婚

至空。

这是师傅的道号,一般除了很少人知道他俗名叫褚策,大部分人都会以道号称呼。

“定亲?”

师傅给我定了门亲事?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我怎么不知道?

我一时间有些发懵,毕竟师傅行事向来独断,也从不与我商量,反正自有他的道理。

“我是李长清,不过定没定亲我就不知道了。”

我这才注意到,山上来了好几辆车,虽然我没怎么去过外面,但也能看出来这几辆车价值不菲。

车内下来一对中年夫妇,男的西装革履,女的珠光宝气。

“那就没错了,我是何晓晓,这两位是我父母。”何晓晓捏着下巴打量了我一下,然后摇头道:“从小就一直听说你的名字,现在看来长得倒是挺帅的,但是成亲这种事情可不是见一面就行了。”

“你什么意思?”我面色有些发冷。

那中年男名叫何落商人,此时赶紧笑着走上前来:“呵呵,小兄弟别生气。今天我们来这里,为的就是道长曾经跟我们何家定下的那门亲事。”

“你们是来悔婚的?”

看来老头子真的跟我定下了一门亲事。

“呵呵。”中年男人有些尴尬地搓了搓手,然后笑道:“当年道长对我们何家有大恩,所以我们才应下这门亲事。可现在毕竟时代不同了嘛,提倡自由恋爱,这谈婚论嫁要你情我愿,不能光是我们这些做长辈的说了算不是?”

“我可以给你五十万......”

“不行!”

我直接开口拒绝,既然是师傅的安排,那就自有用意。

既然如此不论如何我都要遵从,因为忤逆,我已经害死了师傅。我不想再忤逆他老人家的安排,让他九泉之下也不得安息。

眼前这个男人山根低塌,眉细鼻窄,怎么看都不是富贵相,肯定是师傅此前帮他改了风水气运才能混到如今成就。

现在混出名堂了,就开始反悔之前约定了?

“哼!我就说了,什么狗屁道长,现在江湖骗子多了去了。”中年妇女双手环胸,鄙夷道,“就是嫌我们给的钱少了,不用理他们,难道这小子还敢来胡闹不成?”

何落商一时间有些尴尬,反倒是何晓晓跺了跺脚,气恼道:“妈!人要言而有信,要是人家实在不同意,那我就要嫁,约定好的事情咱们可不能失信。”

我有些惊讶,没想到父母不讲道义,教出来的女儿却懂得守信。

不过,我还是摇了摇头道:“钱我不能拿,你们要悔婚我也没办法,只是你既然知道这是我师父安排好的,你们坏了他的规矩,想好后果了吗?”

山匪进村那年,师傅曾遇到一个快要饿死的山匪,于是师傅放了他一条生路,并告诫他千万不要再做恶事。可后来,那山匪还是进村杀了人抢了东西,师傅听后只是摇头叹了口气。三天后,那山匪暴毙,人们在山上发现他的尸体,早就被野兽啃食地面目全非。

从这件事就能看出来,师傅并非是善男信女,但凡安排的事情肯定留有后手,否则后果难料。

何落商明显是知道师傅厉害的,听到我的提醒,一时间头上冒出了几颗汗,开始踟蹰不决起来。

“我知道,不过这些鬼神迷信我向来是不信的,既然你不收钱,那我们告辞了。”

何落商似乎想到了什么,咬牙做了决定。

不信鬼神?

我看着他心虚的样子心中冷笑,但还是任由他们离去了,只是临走前,趁人不注意,何晓晓塞给我了一张纸条。

上面是一个地址,显然就是他们家的,还留有一句话。

【等我,我会说服他们的。】

我看着纸条瞠目结舌,随后开始摸着脸纳闷起来,不会吧?

难道我真有那么帅?第一次见面就非我不嫁了?

何晓晓这莫名其妙的热情我并没有多想。

反倒是这一行人的造访,让我知道了接下来了去处。

既然是师傅安排的,那说不定就能打探到师傅的一些事情,毕竟师傅行事太神秘了,要是能查清一二,说不定就知道师傅五年前那晚到底去了哪里。

虽然不肯承认,但我心底还是有一丝希望,万一师傅还没死呢?

收拾好行李,我独自踏上了前往中江市的长途客车,看着身后的驼山越来越小,我知道,有些事情终究是回不去了。

我从来不是一个多愁善感的人,但这时候还是不由得伤感起来。

“怎么了小兄弟,第一次离家出远门?”

中途汽车出现故障,我站在路边,过来一个穿着风衣的墨镜男,递给我一支烟搭话道。

我摇了摇头,并没有接话的意思。

墨镜男取下了他的墨镜,我这才注意到一只眼睛呈现浑浊的白色,居然只有一只独眼。

“放宽心,年轻人总是要离开父母身边的,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早就经历过生死离别了。”男人吐了个烟圈,自顾自的说道。

我心中不以为意,真要把我的经历说出来,估计能吓死他。

这时候,司机师傅喊话说车子抛锚了,我们需要换乘另外一辆大巴。

乘客们纷纷抱怨,更有甚者开始低声咒骂气来。

“什么破地方,耽误了时间谁来负责?”

过了摸约一个钟头,又驶来一辆破旧的大巴,我跟着其他人上了车,车子继续朝前行进。

因为耽误了时间,所以师傅询问是否要换另一条小路,这样比较快,没什么人回答,但似乎都默认了。

随后,在一个岔道,车子下行到另一个显得荒凉地国道上了。

蜀州十万环山,出蜀要过就要过山体隧道,尤其是这条老路,更是接二连三地经过了很多隧道。

车厢内,光线时明时暗,没亮起一会,就又陷入了更长的黑暗。

很快,有乘客察觉到不对劲了。

“咋个回事哦,都十多分钟了,这隧道咋还没出去?”

此言一出,其他乘客也纷纷感到异样,有些不安起来。

开车的师傅脸上也一阵疑惑,纳闷道:“不对啊,这条隧道也就一千来米,咋个还没出去哦?”

周围漆黑一片,因为是很老旧的隧道,里面的指示灯都不亮了,显然这隧道已经荒废很久了。

啊!

忽然,一个穿着时髦的女人惊呼了一声,脸色惨白。

其他人都被吓了一跳。

这时,那女人捂住嘴,颤抖着说道:“那不是我刚才丢出的饮料瓶吗?这地方,之前不是已经路过了吗?我们怎么又回来了?”

“不......不会是鬼打墙吧......”

同类推荐

主编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