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章节目录

小说简介

小说主人公是秦一飞林婉儿的书名叫《天王婿》,这本小说的作者是阿生写的一本都市生活类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父母高调寻子,口称寻找了十余年,可是当得知儿子是一个聋哑人之后,他们转头就走。然而,他们并不知道,他们口中这个不认的儿子,一句话,足矣让世界震动!...

精彩章节

第六章黑暗之中的一束光

病房外。

 

时间已经过去了三分钟。

 

在门外,汇集了一大批人,其中还有三个年纪颇为大的老者,这便是那三位大师,还没来得及走,听见了有人夸下海口,顿时就赶了过来。

 

“救活杜老爷子?他这个牛,他也敢吹!呵,老夫从医五十余载,他?呵,我已经听说了,就是一个毛头小子,还敢论医术。”

 

“是啊,杜少,你可能被骗了,那个小子,如此年轻,怎么可能有高超医术,更何况,杜老爷子的身体,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了,救不了。”

 

“是啊,杜老爷子,身体微薄,这个小子还想要干什么,也许心怀不轨,杜少,你要考虑清楚啊。”

 

这三位大师,纷纷傲气说道。

 

他们可是业内大师,他们都就活不了的人,一个毛头小子就能救?

 

开什么玩笑。

 

那个杜家的专业医生,梁医生也道:“是啊,少爷,这个小子,来历不明,就怎么给老爷子医治,万一他是敌人派来的......”

 

然而,他话还没有说完,咔嚓一声,门开了。

 

从里面走出来了一个男子:“好了。”

 

好了?

 

所有人心中仿佛升起了一个巨大的问号。

 

好了,这就好了?

 

“不可能,小子,你胡乱吹牛,藐视人命,你......”

 

那三位大师,刚刚想要吹胡子瞪眼,说不可能,但是突然有人道:“真的好了,你们看,仪器上,各项数据都变正常了,心跳也恢复了。”

 

“不可能!”

 

那三位大师,一下子愣住了,然后直呼不可能,冲了进去,然后,检查了一番,他们惊呆了,因为,真的好了。

 

一切都恢复正常了。

 

“这才几分钟啊......就好了......?”

 

三位大师,呆若木鸡,站立在原地,怀疑人生。

 

“带我去那间空房吧。”

 

秦一飞道。

 

“是。”

 

杜断天连忙带去。

 

秦一飞去那间空房,并不是因为治疗杜老爷子,花费了太多的东西,而是因为他今天才破出灵关,很多东西,很杂很乱,他需要整理一下。

 

更何况,现在大半夜的,回去也不合适。

 

而杜断天心中则是掀起了惊天大浪,然而,更惊天大浪的是,他把秦一飞送去之后,他的手下,接来了关于秦一飞的资料。

 

有了三元公司,这个信息,他们就很好调查。

 

但是,拿到资料那一刻,他就呆了。

 

“林家赘婿?废物,聋哑人?”

 

杜断天拿着这份资料,拿着那上面的,关于秦一飞各种废物的标签,身子都在颤抖,喃喃道:“你们管那种,连我都敢呵斥,这么霸道的人,叫废物?”

 

这,叫废物?

 

秦一飞来杜家,显然是知道杜家的,可是知道,却还是呵斥。

 

因为什么。

 

显然对方并不怕他们杜家。

 

而且,也许对方说的是真的,他们杜家,也许还真的没有威胁他的资格,一瞬间,杜断天对于秦一飞的尊重,更加一下子提升了无数个档次。

 

此人,不可惹!

 

万万不可惹!

 

第二天一早,秦一飞便离开杜家了。

 

他还要回林家。

 

不过,到了林家,他便发现,在这林家,还堵着一男一女。

 

“你居然才回来!”

 

张美,也就是秦一飞的亲生母亲,看见了秦一飞,气不打一出来。

 

她们一大早便堵在这门口了,可是这个家伙,居然这么晚才回来,让他们在这冷风吹着,冷的受不了,接着张美就向着秦一飞摊开了手:“钱,快点拿来,你弟弟还被人家给扣住了,现在人家要钱,快点拿钱,我们生了你下来,你便必须要拿钱。”

 

“是啊,你身上可是流的我的血啊,你是我们的儿子,家里遇见了困难了,你必须要拿钱。”

 

秦余中也走了出来,冷笑道。

 

他便是秦一飞的亲生父亲。

 

“秦一飞,你是这林家的女婿,这林家家大业大,你就一点也要不出来?要不出来,那就求,抱着你丈母娘,你老婆的脚舔,无论怎么样,你都要去给我求来,你是我生下来的。求不来,那就去给我抢,你去抢,别把我们连累进去了,你住多久的牢,我们不管,现在必须要拿五十万给我们拿来。”

 

张美怒道。

 

你是我们的儿子,是我生下来的。

 

给钱!

 

秦一飞将双手捏着,看着他们,没有说话。

 

“怎么,还没有一点儿反应?我叫你去求,去抢,是偷,去要,都要把钱给我搞来,听见没有,残废儿,废物,哑巴,聋子!”

 

张美怒了,上前一巴掌,挥了出去。

 

砰。

 

被秦一飞接住了。

 

“你还敢反手,你是我生下来的,你是我儿子,你敢反手!”

 

张美声音尖了起来。

 

秦一飞手,松了。

 

啪!

 

一个巴掌,打在了秦一飞的脸上,浮现了一个红印子。

 

“脸皮真厚,打的老娘手疼。”

 

张美摆了摆手,然后指了指里面,那豪华的林家别墅:“你现在给我进去,无论用什么手段,都必须给我把钱搞出来,废物,残废儿,给我滚进去。”

 

她恶毒的呵斥。

 

你是我儿子,给我进去,无论用什么方法,给我搞钱。

 

这是天经地义的。

 

秦一飞走了进去,在门口,那个丈母娘正在那,秦一飞走了上去,李文曼,也就是他丈母娘一巴掌挥了下来。

 

砰。

 

又被秦一飞接住了。

 

但是,李文曼谩骂出了声:“怎么,秦一飞,你还想要反抗?你吃我们家的,喝我们家的,每个月我女儿还拿一万块钱给你,让你去捐给那福利院的人,甚至我听说我女儿,甚至去跟你在那福利院面前演戏,你还敢反抗我?”

 

啪!

 

秦一飞松手了,那一巴掌拍在了他的脸上。

 

“我告诉你,秦一飞,你就是我们家养的一条狗,知道么,当初我女儿只是不想要嫁给那个纨绔子弟罢了,才选择的你,你那破爹妈,一大早就来我们家闹,要钱!还要五十万。要钱不可能,你就是我们家的一条狗,五十万做梦!”

 

李文曼尖锐的声音响起。

 

在他的另一半的脸上,也浮现出了一个手掌印,两个手掌印,一左一右扇在了他的脸上,显得狼狈不已。

 

秦一飞捏着手,指甲深深的掐入了肉中,胸口一片怒火。

 

不过,在上楼之后,一切烟消云散了。

 

因为在楼上,有他已经被收拾好了的行礼,还有一张银行卡,一张车票,一张纸,纸上有着很清秀,很漂亮的字。

 

“卡里有七万块钱,车票是去江城的,快走吧,再呆在三水市,你不安全。”

 

林婉儿留。

同类推荐

主编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