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章节目录

小说简介

热门小说《她死了遗体被扔在荒山》是萌囧包子所编写的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主角沈知心傅承景,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前世,沈知心作天作地,作死了宠她如命的男人。自己也被渣男和亲妹妹联合残忍杀害。一朝重生,她华丽转身,抱紧矜贵男人大腿不放。老公,我知道错了,不如我们一起生孩子吧。...

精彩章节

在他炙热的视线下,沈知心的心脏跳得有些狂乱。

“我只是觉得你太辛苦了,老是给我善后。还有昨晚宋易安给我发短信了,可那都是他的一厢情愿,我不会再吃回头草了,我打算换个手机号码,这样他就没办法骚扰到我了,你能相信我吗?”

她迫不及待地跟他表态,不希望两人之间,再因为一点小事心生嫌隙。

傅承景并未回应什么,眸中闪动着什么,顿了几秒,道:“上车。”

什么嘛,态度这么冷淡,如果他心里有她的位置,不是应该第一时间把她拥入怀里。

然后在她耳边说什么宝贝,甜心,之类的甜蜜话吗?

她真的很难相信,眼前的这个男人,就是傅家口中那个对她执迷不悟的男人。

跟着某人身后上了车,她自觉坐上副驾驶,系上了安全带。

都说三个女人一台戏,傅家祖孙三代女人,都被她得罪了。

刚刚,她只算勉强过了第一关,想要扭转自己在她们心中的形象,任重而道远。

确切地说,原本以为最好搞定的傅承景,也还没被她搞定呢。

想到这,沈知心蹙着眉,叹了一口气。

车子从傅家驶出,清风从未完全关闭的车窗吹了进来。

沈知心将耳鬓间的乱发绕到了耳后,瞥向一旁的傅承景。

男人表情平淡,骨节分明的手正随意地放在方向盘上,他手指修长,跟他的人一样好看。

刚刚她当着长辈的面,说傅承景有魅力,要当好一个妻子该有的本分。

他怎么也不给一点反应?

比起她每天戴着婚戒,傅承景的无名指却空空如也。

也不知道他怎么想的。

好不容易她才鼓起勇气,“傅承景……”

男人云淡风轻地低声回应,“嗯。”

“之前你们说的话,我不小心听到了一些。我给你添了那么多麻烦,你不觉得我烦吗?”

傅承景看上去很不好惹,她实在想不通,他怎么能忍她那么久的?

前世她作的死,简直罄竹难书。

男人转动方向盘,车子稳稳地停在了路边,她疑惑地看向他。

他轻启薄唇,“有长进,总算能认识到。”

沈知心顿时小脸一垮,她也就是那么一说,傅承景居然真的觉得她讨人烦?!

男人打开车门,“我下车,你在这等我一会。”

沈知心在车里闷闷不乐,看着男人远去的身影,在心里碎碎念。

迟早有一天,她会死死地把握他的心,看他还敢对她这么冷淡!

不一会儿,傅承景回到车里。

“腿伸直。”

“啥?”沈知心瞥向对方,这才看到傅承景手里拿着碘伏酒精和创口贴。

沈知心低头看了看膝盖,确实有些破皮,虽然看起来青紫一片,应该不是很严重。

充其量也就是个皮外伤。

所以,刚才他停车是专门去店里买这些?

心里一阵甜蜜扫过,她将裙摆稍微往上提了点,男人蓦地侧过身来。

随着他侧过来的动作,他身上的气息在鼻尖萦绕,那是一种说不出来的气味,不是香水味,却莫名地好闻,她好像只在他身上闻到过这种气息。

这气息仿佛打上了他专属的印记,一闻到,脑中突然蹦出了一些不合时宜的画面。

记得前世,又有一次,她逃跑不成,被傅承景抓了回来。

她一气之下,喝了很多酒,在梅园大发酒疯,还闯入他的房间叫嚣着,让他放过她。

若是平时,傅承景忍之又忍。

那一次不知道怎么了,他好像正在气头上,捉住她快抵到他脸上的食指,将她推倒在了床上。

然后……他们俩就发生了一些不可描述的事。

一整晚,他的气息霸道地将她笼罩,因此,这种气息深深刻进了她的记忆。

“嘶……”

虽然傅承景的动作温柔之极,然而酒精碰到了伤口上,她顿时痛的倒吸了一口气。

“很疼?”男人停下动作,轻声问道。

不知道为什么,他这么温柔地问话,她顿时觉得心里十分委屈。

只见,沈知心脸上散发着红晕,眼睛如同含着一池秋水,波光粼粼。

眼泪就在眼睑处,要掉不掉的,嘴巴微微嘟起,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

傅承景喉头一动,呼吸明显热了起来,深眸一缩。

“娇宠成性,你就是惯的,忍着点。”

“你凶什么?我还不是为了不跟你离婚,在长辈面前好好表现,才会受伤的?”

“那你倒是说说,她们为何揪着离婚的事不放?”

沈知心撇了撇嘴,说白了,还不是她大闹婚礼,非但如此,她平日里的表现也不怎么样。

“我这不是已经知道错了吗?”她咬住了下唇。

他没再回应,专注手上的动作。

男人虽然语气凶巴巴的,动作却轻柔无比,为她双膝消炎后,在伤口上各自贴上一枚创口贴。

谁能想到盛豪的掌权人,杀伐果断的傅承景,会放下身段,为女人做这种小事?

正是这种强大的反差,让沈知心目光变得柔和,满心都被什么塞满了,暖洋洋的。

“傅承景,谢谢你。”

她声音仿佛加了一勺糖,软软糯糯,乖巧地要命。

男人心里咒骂一声,把东西收好,坐了回去。

傅家,李玉娟、沈思语、宋易安都在,大家表情凝重,气氛低沉。

沈思语抱怨道:“易安,你怎么回事?你不是说你一定能把沈知心搞定吗?从她结婚之后,怎么跟你就断了联系?就连你发给她的短信,她也没回?”

“思语,你先别着急,沈知心为了跟我在一起,大闹婚礼,我们还商量好了,她婚后就想尽办法跟傅承景离婚,况且她那么没脑子,怎么可能突然就变心了?”

“那你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不会就这点本事吧?”

宋易安被骂的灰头土脸,上前讨好道:“或许上次她闹得动静太大,最近才收敛点。先别急,过了这阵风口浪尖,她就会主动跟我联系,她向来就是赶着上门倒贴的主。”

嘴上这么说着,他却有点焦躁,这几天无论是给沈知心发短信还是打电话,都石沉大海。

“怎么不急?那可是五千万,要是不小心被沈知心知道了,我们的苦心就白费了!”

李玉娟呵斥道:“思语,你给我冷静一点,别外面还没什么动静,咱们就自乱阵脚了。以我看,易安说的不错,我们得从长计议。”

“妈,你想到什么好办法了吗?”

同类推荐

主编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