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章节目录

小说简介

小说主人公是佟安晚秦谚书的小说叫《秦少,夫人的小奶狗来电了》,它的作者是迦叶写的一本豪门总裁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话题女王+霸道总裁+甜宠苏】佟安晚,宁城的第一名媛;秦谚书,娱乐圈的商业帝王,豪门贵胄。一纸契约,秦谚书耗两亿娶得娇妻,奈何娇妻不配合,天天想着爬墙,无奈之下,他只能果断出手将她的桃花枝全部折断在墙头。只是最后的最后,所有的轨迹都在脱离他预定的方向。最好的爱情,不过你我这般,一见钟情!...

精彩章节

“你应该知道,和我作对对你没什么好处,即便你不愿意嫁给我,明天的婚礼你还是逃不掉。”秦谚书的眸底闪过一层晦暗的光,宛如暗夜里的一头狼。

“除非你想佟氏集团因为你而倒闭,最疼爱你的爷爷因为你气的住进医院....”秦谚书点到为止,他知道佟安晚是一个知道权衡利弊的人。

果然,他话音刚落,佟安晚就乖乖的从窗户那边朝他挪了过来。

秦谚书满意的看了她一眼,温热的手指挑起她的下巴,将她的脑袋扭的朝向自己:“这才是听话的姑娘。”

秦谚之动作轻昵的刮了佟安晚的鼻子,那动作就像是相恋了三年以上的恋人一般自然。

“你要记住,整个宁城,能救你佟家的只有我秦谚书,除了我,没有第二家能将你佟家两个亿的亏空补上。做我的女人,对你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秦谚书将佟家眼前的困境一一剖析在她的面前,让她看清楚现实,“还有,你那在新加坡留学的男朋友,唔...叫苏南对不对。”

秦谚书松开她的下巴,转身从后座上拿出一个档案袋,修长的手指从里面取出一叠照片,摊开在佟安晚的眼前。

“想必你还不知道,你那所谓的男朋友,其实已经回国了。”秦谚书抬起眼皮,盯着她渐渐苍白的脸,继续撕裂她的伤口:“哦,我忘了,你妹妹也而是在新加坡留学的,对不对。而且和苏南还在同一所学校。”

“嗯,自古学长学妹一家亲嘛。”

佟安晚不可置信的看着膝盖上的那一叠高清**的照片,瞬间觉得心间一阵恶心。

苏南竟然和她的妹妹佟安雅在一起了,那个说毕业了就娶她的男人,竟然就这样背叛了他们之间的誓言。

秦谚书一脸淡漠的看着佟安晚伤心欲绝的表情,他看上的人,不管哪个人心里有没有他,也绝不允许她心里有别的男人,更不允许她为了别的男人而天天想着逃跑。

他这一招无疑是将佟安晚的所有退路都切断了,明天的婚礼,他绝对不允许出一点意外。

佟安晚将膝盖上的照片全部扫落在地毯上,一双妖娆的眸子此时泛着点点泪光,她倔强的看着秦谚书,咬牙切齿道:“如果这是你的目的,那么我告诉你,你达到了。”

佟安晚有自己的矜贵自持,可是这一切就在现在,在秦谚书的面前分崩离析,现在的她在他的眼里,恐怕就和跳梁小丑一样,成了让人耻笑的笑话罢了。

被别人染指过的男人,她佟安晚绝对不会恋恋不舍,有的自尊可以不要,但是有些骨气,决不能抛弃。

秦谚书蹙着眉,温柔的抚上她的脸庞,帮她把泪水揩去,“为了这么一个渣男哭,值得吗!”

“就当纪念我那喂了狗的青春不可以吗?”佟安晚恶狠狠道。

“可以,不过我只允许你为了他哭这一次,明天把你所有的回忆都给我收起来,做一个全新的新娘。”

车子在秦谚书的公寓门口停了下来,秦谚书将佟安晚送进了门,叮嘱她安分点,不要动不改动的心思之后,再索要了一个晚安吻才离开。

明天就是他们的婚礼,按照老人家的习俗,新婚夫妇婚礼前一晚是不能住在一起的,所以,即便是已经十二点了,他还是要回老宅一趟。

秦谚书回到老宅的时候,夜深人静,大家都睡了,他摸着黑上了二楼,就在他要开灯进门的时候,走廊尽头的那一间房间亮起了灯,一道人影站在门口直直的朝他走来。

“妈?这么晚了你怎么还不睡?”秦谚书放下警惕,轻声对着颜昭华询问道。

颜昭华穿着一身真丝睡衣外面披了一件外套,面无表情的进了他的房间:“进来,我有话问你。”

秦谚书摸了摸鼻梁,亦步亦趋的跟着颜昭华进了房间。

橘色的灯光照在两人身上,秦谚书将袖扣解下,袖子轻挽,拉开书桌前的椅子坐下,态度诚恳的聆听母上大人的教诲。

“你这么晚回来,是因为佟家那姑娘?”颜昭华也不和他扯些没用的,直入主题。

“是。”

颜昭华一副‘我就知道’的表情睨了他一眼,继而道:“听说那姑娘今晚去了机场,你可知道是为了什么?”

秦谚书闻言,一双浓眉微蹙,敛去眼底的不悦,不答反问:“妈,你这些都是听谁说的,谁不知道佟家小姐知书达理,秀外慧中,是宁城的第一名媛,怎么可能会明知道明天要结婚了,还在结婚前一晚去机场,难道是逃婚吗?就算是,也不至于弄得人尽皆知吧!她不是一个不知轻重的女人。”

“没错,我今晚是因为安晚晚回了,但是妈,你还不知道你儿子吗!”秦谚书继续睁着一双眼睛胡说八道:“您儿子从小就是一个急性子,面对着这么一个美人,怎么可能还坐怀不乱啊!”

“难道您宁愿相信别人,也不愿意相信自己的儿子?”像是为了验证什么,秦谚书将脖子上的吻痕露了出来,给颜昭华看。

果然,很纯很暧昧啊!

这些,颜昭华也有些动摇了,不过她还是板着脸,呵责了他一声:“胡来。”

秦谚书笑了笑,脖子上的牙印是佟安晚咬的,不过这女人下口太狠了,伤口到现在还疼着呢。

颜昭华坐了会儿,该问的该说的都说完了,也就起身走了,临走前她还是语重心长的嘱咐了秦谚书一句:“谚书,你长大了,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既然佟家那丫头是你的选择,那么你就要好好对人家,别丢了老秦家的脸。”

“我知道那姑娘现在还不喜欢你,但是我相信我的儿子那么优秀,她一定会喜欢上你的。”

颜昭华的这句话,实在是用心良苦啊!她对佟家现在的情况也是了解的,所以对他们的婚姻也实在是担忧,她了解自己的儿子,如若不是喜欢,即使再怎么逼都没有用,可一旦喜欢上了,是那个姑娘的幸运,也还是那个姑娘的不辛。

经历了一晚上的追逐战,佟安晚早已心身俱疲,她躺在浴缸里,看着满缸的泡泡,脑海里显现的都是秦谚书对她说的话,以及苏南和佟安雅衣衫全无的躺在一张大床上的照片。

她无力的阖了阖眼,她突然冒出这么一个想法,若是今晚她溺死在了浴缸里,她是不是就可以解脱了。

同类推荐

主编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