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章节目录

小说简介

主角叫暮清妍李川的书名叫《娘亲凶萌:猎户相公送上门》,是作者夜子柒所编写的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一睁开眼,悲剧发现自己成了农家寡妇,更悲剧的是此人长相丑陋,名声极臭。亲娘不爱,婆家嫌弃,身边还带着一个软萌小包子。家徒四壁的茅草屋,再看看可怜兮兮的小包子。暮清妍撸起袖子,赚钱养小包子。日子一红火,极品亲戚一个个上门闹。我去,真当她是软包子,任由你们揉捏。她大手一挥,直接扫人出门。等等,那汉子是咋回事!说好嫌弃她,怎天天送鱼送鸡,最后还将自己给送上。囧,姐姐准备养包子,不养汉子!...

精彩章节

第15章

这口恶气,暮清妍可不会忍着。若是自己闷不吭声的,指不定村里的人怎么编排。现在也好,趁着这个机会将事情说清楚,省的林氏老在那里自以为是。

周氏也不是好惹的,立马讥讽回去,“不同意,那怎地人家一说到婆母,有人就赶着认。”

林氏脸色被讽刺的一阵青一阵白,心里暗恨,方才怎么就冲上前去了。

周氏是村里的富户,一直以来都被人高看着。自从她家好起来,这周氏就与她不对付。在林氏的心里,在谁的面前落了面子也不能在周氏的面前。

“信不信,我一点头,方小花就是我们家川子的媳妇。”方小花不是看上了老大,那就让她嫁给老大。只要让周氏吃瘪,娶了那寡妇又如何。

反正老大自个也说会娶那女人,现在自己同意,到时候也怪不到她身上去。

在林氏的心里,方小花听到这话,还不赶着上去讨好自己。

林氏笃定,已经开始等着周氏吃瘪。

暮清妍安静的看着两人拌嘴,林氏自以为很聪明,其实被人家一激将,跳进了坑里都不知。瞧她还一副看好戏的表情,岂不知道别人等着看她笑话。

倘若现在站在这里的人是原主,那还不赶着上去,成全了林氏。以方小花的德性,一旦进了李家的门,以后李家的日子可就热闹了。

周氏就是存了这个心,将方小花推进李家的门。

现在她们都歇了,终于轮到她开口了。

暮清妍慢条斯理的道:“两位婶娘,我都不知道你们什么时候成了我肚里的蛔虫,都知道我心里在想什么。我怎么不知道,我要嫁给李川。李婶你想喝媳妇茶的话,得找黄媒婆去。”

方小花的不配合,就像在林氏的脸上‘啪啪’打了两个大嘴巴子,让她里子面子都没了。

林氏脸色被气得脸色酱红,周氏幸灾乐祸的在一旁看着,虽说方小花没能如愿进李家的门,但能看到林氏吃瘪,心里倒也一阵的舒坦。

“好你个方寡妇,现在知道拿乔了是吧!也不知道是谁,赶着脱衣赖上我们家川子。我们家川子要你,你该烧高香了。现在还敢拿乔,是不是还想着我们家书齐。

方寡妇,我告诉你。有我在的一天,别想进我们家书齐的门。我们书齐可是要做官的人,将来是要娶千金小姐当媳妇。

就你这个克夫的小娼妇,也不照照镜子看看自己长什么德行。凭你那懒蛤蟆脸,给我们家书齐提鞋都不配,我劝你还是趁早打消那念头。”

暮清妍眼睛微眯,沉声道:“李婶,你眼睛不好,现在耳朵也不好使了。你哪只耳朵听见,我要嫁给李书齐。我告诉你,李书齐在我眼里什么都不是。

一个连考了三年的童生试都没考中,也好意思在我面前嘚瑟。他就是当上了状元,老娘照样看不上他,更别说他现在什么都不是。”

你不是觉得有一个童生的儿子很了不起么,那我揭了你的疤,让大伙都瞧瞧,你家儿子到底有多好。

其实,这事很多人心里都明白着,但没有人敢说。大伙都顾忌着万一哪天李书齐中了,当了官,得罪了他可不就完了。

故而,村里的人只会捡着好听的话说着,从来没有人敢这么大大咧咧的摆在明面上说,要说都是在暗地里嘀咕几句。

今日这事被暮清妍就这么摊在太阳底下,林氏只觉得头晕目眩,显得要被她给气晕过去。

“你、你......”林氏气得手直发抖,上前就要扇她巴掌。

暮清妍抬手,一把抓住林氏的手腕,手上一用劲,就听着林氏‘啊啊’直叫。

“你叫你一声,你还真当自己是一盘菜。想要教训老娘,你还不够资格。”暮清妍不假辞色,让周围的一众看客都震惊住。

这暮清妍看来是真的不想进李家的门了。这死过一次,就是不一样,到是让方寡妇脑袋清醒了不少。

周氏捂着最偷乐,“书齐他娘,你咋还动起手来呢。人家方寡妇可不是你的媳妇,能让你大骂。你想要大骂也得人家成了你媳妇不是。哦,差点忘记了,人家方寡妇不稀罕你家的儿子。”

林氏被这么一顿羞辱,气得差点没憋过去。林氏看着周围的指指点点,再也没脸待在这里了。

走之前,狠狠的等了一眼暮清妍。

林氏很自然的将今日受到的气,全部归到暮清妍的身上。从来就没有想过,不是她先来招惹别人,别人又怎么会还手。有些人就是这样,从来不在自己的身上找问题,往往将错误都怪罪到别人的身上。

这种人典型的就是‘我没错,错的都是你们’的奇葩。

林氏一走,围观看热闹的也都散去了。

暮清妍刚一转身,被周氏喊住,“婶子,有什么事吗?”

周氏笑了笑,“没什么事,婶子倒是要恭喜方妹子。”说着,也不等暮清妍回话,径自走了。

暮清妍被这么一句话,说的莫名其妙,走回去的路上,终于明白了周氏是什么意思。

周氏是在恭喜她,终于看清了人。

这个周氏倒是很有意思。

暮清妍提着东西穿过村中,刚一走上坡,就看到小包子正蹲在家门口,眼巴巴的望着村口的方向。

在看到暮清妍时,兴奋朝着她奔来。

“娘亲,我帮你拿。”

真是个懂事的孩子。

“不用,这点东西娘亲拿得动。你现在还太小了,等长大后,再帮娘亲。”

小包子仰着头,闪亮的黑眸看着娘亲,“娘亲,我会快快长大的。”

“嗯,我们加轩儿最乖了。今天娘亲给你做好吃的。”

回到家里,暮清妍将猪内脏中的小肠拿到一边,再将可以炒猪肚和猪大肠放入盆中清洗。这两样东西不清洗干净的话,做出来的味道会苦,不怎么好吃。

以前烧过这菜,倒是知道怎么样将猪大肠清洗干净。清洗猪大肠要用盐和白面粉,这两样东西谁家舍得拿来洗猪大肠这种不值钱的玩意。

这里的人不知道怎么样清洗干净猪大肠,就算知道,想来也很少人舍得这么糟蹋粮食。

暮清妍倒是没有那些顾虑,习惯成自然。

一旁的小家伙却是一脸的心疼,看着娘亲不要钱的将白面倒入盆中与臭烘烘的猪内脏混在一起。

同类推荐

主编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