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章节目录

小说简介

小说主人公是胡长寿张春燕的小说叫做《麻衣诡师》,本小说的作者是谢不凡写的一本悬疑灵异类型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师傅警告我二十岁前不许擅用术法,我因为一个女生,破了禁忌,害死了师傅.........

精彩章节

第十四章梦

眼看怨魂脱离尸体要逃走,我迅速掏出一张符箓朝怨魂扔了过去。

“南斗火官降真灵,敕烧鬼祟不容情。天火地火三昧火,雷火电火焰光腾。见鬼烧鬼,见妖焚妖,急急如律令!”

咒语念完,我迅速打出一个剑诀,飞出去的火符在这一瞬间迅速燃起。

王屠夫的那一缕怨魂瞬间淹没在三昧火中。

随着一阵阵撕心裂肺、令人头皮发麻的鬼叫声响起,王屠夫仅仅剩下的一缕怨魂瞬间灰飞烟灭。

王屠夫被灭,他的两个哥哥见罢,转身就要跑,但是王老二他们早就埋伏好了的。

缚尸绳上去,立即把两具尸体给捆了起来。

紧接着,他们的两缕怨魂也纷纷脱离尸体,准备逃走。

我再次掏出两张火符,把两缕怨魂也烧得灰飞烟灭。

“长寿兄弟,俗话说斩草不能处境,杀人不能灭家,你这么做会不会有些太绝了?”

王老二凑上前来,觉得我直接把王屠夫三兄弟烧得灰飞烟灭有些残忍。

“他们杀了村里那么多的人,我不除掉他们,冥界也会让他们灰飞烟灭,我这是替天行道,也算是一番功德。”我说道。

王老二点点头,让捞尸队的兄弟把三局尸体抬走。

而此时,屋里的碎嘴也开门走了出来。

“哈哈哈哈,王屠夫,你不是想杀老子吗?”

“老子是你杀得了的吗?”

“你活着的时候杀了那么多的畜生,活该你要灰飞烟灭,连投胎的机会都没有。”

碎嘴朝着王屠夫的尸体吐了几口唾沫,大声骂道。

这个碎嘴,真是口无遮拦,王屠夫三兄弟落得这样的下场,他没有半点儿怜悯,还在咒人家。

这样的人,今天没有死在王屠夫的手里,总有一天也会不得好死。

我来到碎嘴家门口,当看到门口贴的一张驱鬼符时,我才算是解了我心中的的疑惑。

为啥刚才王屠夫他们进不去,原来是有符箓保他呀。

我仔细的看着这张符箓,虽然它拒鬼的效果很好,但是煞气也很重,如果长时间使用,主人会反受其害。

“嘿嘿,这是我特地从狐道人那里求来的,他说有这张符箓在,什么鬼都进不来。”碎嘴凑上前来,笑道。

“狐道人?”王老二惊讶的看着我,这不就是处理王富贵父子丧事的那个道人吗?

他,和秀琴勾结,两个都不是人呀。

“这张符箓你别用了,要是怕邪祟找上门来,就用我这张吧。”我递给碎嘴一张新的拒鬼符,说道。

“嘿嘿,谢谢长寿兄弟了,谢谢了。”碎嘴接下符箓,连连道谢。

我们离开了碎嘴家,回去的路上,王老二古怪的说道:“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这个碎嘴有些不太对劲儿。”

“他和平常有什么不一样吗?”我以前没有和碎嘴打过交道,不太了解他这个人。

“总觉得他的笑有些古怪,就不像是一个正常人的笑。”王老二皱眉说道。

他这么说,我洗洗回想着他的笑容,还真有一种令人诡异的感觉。

他笑起来,十分谄媚,而且那嘴角,拉到了耳根子去了,一个人再怎么歪嘴,也不可能嘴角能够拉到耳根子去的。

我们重新回到王屠夫家,然而刚刚踏进院子,却发现陈珂不见了。

我问了院子里其他的人,但是他们都说没有看到,陈珂是什么时候逃走的,没人知道。

“我们,小瞧了这个陈珂呀。”

我捡起那根捆绑陈珂的绳子,发现绳子是被一点一点的给割断的。

“陈珂这个人,平时儒雅稳重,但是今天却变得凶残狠辣,他现在逃走,估计对我们怨念很深,这事儿怕是难办了。”王老二眉头蹙起,似乎在担心什么。

“死鬼可怕,人心更可怕,如果陈珂真的要对付我们,这事儿还确实是有些棘手。”我说道。

“那今晚我们还要不要去那口井?”王老二又问我。

“今天事儿太多了,我身心疲惫,等我回去好好的睡一觉,明天再下井。”

我说着,又来到那五具尸体面前,每一具尸体塞了一张三角符,说道:“今天晚上不会出什么事儿了,大家都可以安心的回去休息,明天,所有的死者都下葬。”

王老二吩咐捞尸队的人把尸体全部停放好,又让人连夜去县城再多购买五副棺材,安排明天下葬的事宜。

回去的路上,我正好碰到了王强。

这家伙中了我的定身法,此时还定在这里动不了。

见到我来,王强眼珠子立即转了起来,意思是让我给他解开咒语。

“呵呵,想让我解开咒语也行,但是你得保证不许再拿刀砍我。”

“如果你答应,你就眨眨眼,要是你不答应,你就在这里站到天亮吧,现在村里闹鬼,我估计都不到天亮,你就得被归给弄死。”我连哄带威胁,说道。

王强眨了眨眼,答应不再对我动手。

我又确认了一遍,捏起一个剑诀戳向他的眉心,解了定身咒。

但不放心这小子,等他定身咒一解,我拔腿撒丫子就往村外跑。

“胡长寿,你个孙子,你特么的把我定在这里一晚上,我和你没完。”

我身后传来王强破口大骂的声音。

回到家,我倒头就睡。

可能是这几天来,我太忙碌,太疲惫,睡觉的时候,我还做了一个梦。

梦里,我迷迷糊糊的看见有人推门走了进来。

她披肩长发,身材纤细,身上散发着一股罕见的香味,进屋就很主动的开始脱衣舞。

一边脱,她一边朝我走了过来。

我想要看清楚她的连,然而她的头发太长,夜色漆黑,无论我怎么看,都看不清楚她。

“老公,我来了!”

一声温柔轻细的声音响起,我身体一酥,眼看着她直接钻进了我的被窝,这一瞬间,我心跳加速,一头小路疯狂乱撞。

“嘿嘿......”

我笑了起来,这个梦,真实到妙不可言。

人一般做了梦,第二天是很难再记得的,然而我昨晚做了这个梦,我醒来的时候,梦里的剧情还清楚的记得。

我换换睁开眼,舔了舔嘴唇,还回味在昨晚的梦境中。

然而,就在我转过头的时候,整个人瞬间不好了......

同类推荐

主编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