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章节目录

小说简介

主角叫徐景行于涵青的小说叫《鉴宝强龙》,是作者天牛行空写的一本都市生活类型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世上有两苦,黄连苦,没钱更苦。世上有两难,登天难,求人更难。徐景行在最苦最难几近绝望的时候,打开了父亲留下的遗产,也打开了他多姿多彩的人生。而这一切,都是从那双神奇的手套开始的。...

精彩章节

第18章甩货

**,还有这种好事儿!

徐景行那个激动劲儿就别提了,本以为自己根本没机会参与到那种大工程里,没想到忽然间就蹦出个李振刚,而且李振刚正好有个哥们在小青山那边上班,更巧合的是施工方竟然真有这方面的需求。

这不是天上掉下的馅饼还能是什么?

接施工队的活儿可比摆地摊要赚得多,这种机会万万不能错过。

徐景行一把抓住李振刚的手掌,“李哥,你简直是我的大恩人呐,啥也不说,等我忙完这一阵,请你**去。”

“咳咳,别,请我抽包烟就好了.....”李振刚明显是个老实人,说道**的时候黝黑的脸庞竟然涨的通红,然后把他那个哥们的号码让徐景行记下来,“你去了打他电话,让他带你进去,他在那边上了两个月班,多少熟悉一些。”

徐景行也不客气,恨不得立刻飞到小青山那边,可一低头,看到还剩下大半车的雕件,顿时有些犯愁了,这些东西怎么办?难道再拉回家?

一旁的老杨嘿嘿笑道:“想甩货了?找我啊。”

徐景行一瞅老杨那眼神,就知道这家伙想压价了,这种压价的好机会,老杨这种老油条才不会放过,更不会讲什么人情。在老杨眼里,生意就是生意,人情就是人情,分的很清楚,做生意根本不讲人情,也不会把人情带到生意里,按照他的说法就是“人情生意做不长也赚不到钱”。

明知道老杨打算压价,但他没有别的选择,只好无奈的问道:“你打算出多少钱?”

“还是老价格,三百一件,”老杨狡黠一笑,答道。

咦?老杨转性了,竟然没有趁机压价?这可不是他老杨的风格呐。

徐景行有些狐疑,“真的?”

“当然是真的了,”老杨故作不悦的一皱眉,随即嬉笑道:“当然,这是有条件的,我只拿二十件,而且我要自己挑。”

听到这个条件,徐景行嘴角抽搐两下,让老杨自己挑,而且只挑二十件,那就等于把最好的二十件以三百元一件的价格拱手相让了,这个价格比他的预计要低最少两千三。

不过想到小青山那边的大工程,他一咬牙:“可以,但我也有一个条件!”

“说,”老杨笑眯眯的也不以为意。

“除了挑出来的二十件,剩下的你也全部拿走,二百一件,”徐景行心疼的直滴血。

老杨仿佛知道徐景行会提出这样的条件,一点也不觉得意外,直接还价:“八十。”

“不行,最低一百八。”

“一百吧,也不低了。”

“一百五,不能再低了。”

“一百二就成交。”

“一百四!”

“一百三!”

“一百四!”

徐景行一口咬定一百四的价格,最后更是威胁道:“就一百四了,如果不同意,那就算了,大不了拿回家囤积起来,有空再来卖。”

这是老杨最怕的,因为东西是徐景行的,而且不愁卖不掉,只是需要囤积一些时间而已。他瞅准了徐景行急需用钱,这才敢提出这样的条件,如果惹恼徐景行,徐景行没有任何损失,可他老杨却要丢掉一个赚钱的好机会。

而且一件一百四拿下来,他老杨依然有赚头,而且赚头不小。

这么一盘算,老杨狠狠的点点头,“好,一百四就一百四,来,算账。”

一合计,老杨又有些肉疼了,因为他需要掏一万五千一百块给徐景行。但想到这一批精致的木雕件倒个手就能赚好几千,他又开心起来,徐景行这种纯手工雕刻的高档货色可不那么好找,也就是徐景行是个新手不太懂行情,换个老手来,根本没他老杨什么事儿。

所以尽管肉疼的厉害,老杨却毫不犹豫的赚了一万五给徐景行,然后美滋滋的把徐景行车上的雕件全部划拉到自己的摊位后边。

一下子将两天都不一定能卖完的存货全部卖掉,尽管价格稍微低了那么一点,但徐景行已经非常满足了,最关键的是他可以腾出时间来去揽大买卖。

将三轮车寄存在市场管理处,难得的奢侈一把,拦了一辆出租车直奔小青山而去。

小青山在岛城名气并不算大,尤其岛城有崂山这种名山,小青山这种无名小山就更加显得微不足道了,但实际上小青山上的风景还真不错,最难得是周围的环境相当宁静,到处都是郁郁葱葱的林木,一靠近就能感受到阵阵沁人心脾的清凉。

顺着渣土车压出来的道路往上走,没走多远看到一个简易的门房,里面坐着两个无所事事的保安。

徐景行凑过去笑着打招呼,“哪位是王海洋?”

“我是,”一个平头小个子站起来,上下打量徐景行两眼,“你就是振刚哥说的那个木匠?”

木匠?

徐景行愕然,随即自嘲的笑笑,“没错,我就是那个木匠,”虽然不想承认,但事实就是他现在跟木匠没什么区别,甚至还不如一些手艺高明的木匠赚的多呢。

小平头王海洋可没觉察到徐景行的小心思,招招手道:“跟我来,待会儿别乱说话啊,我也只是个保安,只管帮你领路,你能不能被人看中,就看你的造化了。”

王海洋没有李振刚那么热情,但徐景行依然非常客气,人家跟他素不相识,能帮他跑这个腿就很够意思了,不管态度如何,他都必须承这个情。

跟着王海洋继续上山,拐进半山腰一个建了一半的道观,看到一群工人正围拢在一起看热闹,王海洋挤进去捅了捅一个头戴红色安全帽的中年人陪着笑脸道:“王工,这是就是我跟你说的那个哥们,手艺而是顶呱呱的,”说着把徐景行扯过去。

徐景行进去首先看到的却是一个同行,男性,三十来岁的年纪,微胖,稍微有点谢顶,正蹲在地上握着凿子和木工锤“笃笃笃”的做坯子,看样子是打算雕一个兽头,已经凿出了一个大致的轮廓。

这谢顶男听到王海洋的话,立刻警觉的回头,目光不善的在徐景行身上扫视。

同类推荐

主编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