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章节目录

小说简介

主人公叫简凝霍司泽的书名叫《霍先生的二婚宠妻》,它的作者是别枝最新写的一本豪门总裁类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离婚的时候——出轨前夫:“结婚一年,你可曾有一天爱过我?”简凝:“从未!”抽身离去,云淡风轻。闺密小三:“嘤嘤嘤,我怀了你老公的孩子,求你给我和我的孩子一条生路。”简凝:“告诉你一个秘密,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他有不育症。”初恋男神:“听说你离婚了,我们复合吧!”简凝:“不,你不配。”意外当晚的另一个当事人霍司泽:“那我呢?”简凝:“技术过关,可以考虑。”多年后,记者替万千吃瓜子群众采访简凝:“你一个离婚过的女人,凭什么嫁给完美男人霍司泽?”简凝交叠双腿,霸气的跟镜头对视:“做不了他的新娘,我就做他的新妈,他敢不娶?”...

精彩章节

她不是苏念,她永远不会去撬朋友的男人。

顾季初也蹙了眉头,“我跟你说了,我跟夏之雨只是普通朋友,那晚我真的没碰过她一根手指头,你若不信,我现在就把她叫来对质。”

简凝的心,为之一颤,一时说不出话来。

顾季初一声轻叹,在简凝床边坐下,目光缱绻,“所以,凝凝,你真的没必要觉得我们在一起会对不起她。”

简凝与顾季初的眼神对视片刻,差点要被那里面的似水柔情给吸了进去,“那之前在车里时,你为什么装不认识?”

顾季初:“因为你一直在强调夏之雨是你的朋友,既然如此,那就当我们才认识,然后,我重新追求你。这样,你也不用觉得为难了。”

简凝为之一窒,沉默许久,最终,她还是摇头,“我们之间,真的回不去了,你放手吧!”

当年,两人为了在一起,付出了太过惨痛的代价,特别是顾季初妈妈的过逝。

如今就算已经时过镜迁,但这些伤痛永远都会在,强行复合,只会每天如梗在喉。

更何况,她是真的觉得自己已经配不上他了。

她已不是他心中那个干净的女孩,就让一切美好定格在从前吧!

“凝凝,你告诉我,你是不是已经喜欢上了别人?”顾季初受伤的看着简凝,“是白天把你接走的那个男人吗?”

简凝很想否认,但最后却变成了点头,“是!”

她这样说了,他是不是就可以死心了呢?

顾季初皱眉,“你今天会遇险,就是他把你丢在那里的吧?一个连你人身安全都毫不关心的人,你到底喜欢他什么?”

这个温润的男人,连质问都是温柔的。

简凝心一狠,道:“你没看到吗,他开劳斯莱斯,他有钱呀!”

顾季初的瞳孔骤然一缩,他外在条件虽然十分优越,但却没有好的出身与家世,没钱没势,是他这一生的最痛。

简凝的话,无疑一刀扎在了顾季初的要害。

“原来如此!”顾季初突然冲简凝微微一笑,道:“那打扰了。”

说完,起身离开,走的头也没回。

望着顾季初的背影,简凝双唇轻颤,对不起,我最不想伤害的人是你,可我还是伤害到了你。我曾那样不顾一切的爱过你,但是,真的回不去了。

简凝抬起左腕,那里有一道浅浅的旧疤,那是她当年割腕自杀留下的痕迹。

当年,所有的人都认为顾季初为了她付出了惨痛的代价,却不知,她又何尝不是?

当年她名声尽毁,被迫休学,后来被妈妈强行转去别的学校,然她几次逃走,就是要找顾季初,甚至不惜拿自杀来威胁,最后她没死成,她的妈妈却在她被救醒后,爬上了医院的楼顶。

她现在还记得妈妈当时歇斯底里的对她说的那些话:

“小凝,妈养你20年,吃尽苦头,你到头来却为了一个男人,不要前程不要妈。你拿死威胁妈,你太狠心了。我知道以你的性格,这次你死不成,还会有下次。可你是我养出来的,我是你妈,你能狠得过我?我现在就死给你看,以后再也不用担惊害怕你什么时候突然又给我来一次自杀了。你记住,是你逼死了自己的妈妈。”

说完,纵身跳下18层高楼。

“妈,不要……”她撕心裂肺的扑上去,却只抓到一把空气,她亲眼看着自己的妈妈掉下去,瞠目欲裂。

最后,她妈妈当然没有死成,妈妈摔在了气垫上,险之又险的捡回了一命。

但从那以后,简凝再不敢提起顾季初,哪怕想都不敢再想。

她的妈妈,她那个狠心的妈妈用自己的命给她上了这要命的一课,彻底的断绝了她对顾季初的念想。

所以,当傅斯文向她求婚时,她负气般的就答应了。

她知道,嫁给傅斯文她一定不会幸福,因为她根本不爱傅斯文。而傅斯文虽嘴上老说爱她,但心里一直觉得他跟顾季初睡过了,嫌她不干净,宁愿出轨苏念这个怀了别人孩子的所谓处女,也没有碰过她。

但她无所谓,她本来要的就不是幸福,她要的不过是一份对自己的惩罚对妈妈的惩罚,她就是要让妈妈看着她的不幸全都拜她所赐。

可是,当真离婚了,甚至连工作都失去了,她发现她又心软了,她突然又担心妈妈会承受不了这个打击,所以,她到现在也没敢跟妈妈打一个电话说一个字。

如果这个时候,她转身就跟顾季初好上,她可以想像,她的妈妈一定会疯掉的,妈妈一定会以为这一切都是顾季初造成的,说不定,又会给她上演一次跳楼。

那样的撕心裂肺,她真的不想再经历了。

且要知道,不是每一次跳楼都能好运的掉到气垫上的。

就如妈妈所说,她是她养的,她狠不过她。

况且,当年顾季初的母亲被活活气死,她若与顾季初复合,顾家的人只怕会把她生吞活剥了去,再则顾季初的父亲年纪已大,万一气出个好歹来,她就真的万死莫赎了。

所以说,挡在她与顾季初面前的阻碍,从来不单单只是夏之雨和一个令她失了身的霍司泽……

第二天,简凝早早的就拖着行礼离开了夏之雨家,她再也不要跟顾季初有半点纠葛,这样,对所有人都好。

接下来,简凝给自己租了个公寓,养病的同时,颓废的睡了三天三夜,在第四天,她收到了学校的通知:她被辞退了。

意料之外,意料之中。

简凝并没多少难过,因为她有退路。

她毕业于师范大学,但学的是翻译学专业,她从小就有惊人的语言天赋,任何外语,只要她有兴趣,一学就会,所以,年纪轻轻她已精通六国语言。

这是简凝的底气,做不了老师,她可以做翻译。

而国内市场,翻译人才严重不足,像简凝这种深谙六国外语,可以达到同步翻译水准的更被视为紧缺人才。

但简凝还是有些慌,因为当初妈妈为了让她得到这份体面的老师工作,找关系送礼、上下打点几乎花光了半生积蓄。

可以想像当妈妈知道她把这份工作弄没了,怕不得气死。

所以当务之急,她必须重新工作,虽然翻译这份工作说起来好像不及老师来得体面,但薪酬却很高,到时多多少少能给妈妈带去一些慰藉。

简凝不敢再颓废,立即整理简历发上网,很快便收到了多份猎聘信息,经历数次面试,简凝最后挑了一家国内知名翻译公司,摇身一变,正式成为一名翻译员。

这天,艳阳高照!

简凝戴着遮阳墨镜、身着干练利落的职业西装,出现在名列世界百强企业的HE集团。

因为她接到了一个翻译任务,作为HE集团总裁的陪同翻译员,项目时长:七天。

望着眼前的摩天大厦,简凝的唇角缓缓勾起了一抚凛冽的弧度,因为,苏念就在这里工作。

同类推荐

主编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