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章节目录

小说简介

主角叫陆小米冯简的小说是《穿越皇后富深山》,它的作者是花柒迟迟最新写的一本穿越架空类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大元有明君,因而太平百年。老熊岭有熊,因而凶名在外。陆家…有女,因而…鸡飞狗跳!老爹书呆,大哥愚孝,二哥莽夫,三哥腹黑,初来乍到的陆小米欲哭无泪…人家穿越非富即贵,偏偏她就艰苦到吃饭都吃不饱?陆小米表示不服!谁说家住深山不能发家致富,谁说穷山恶水只能出刁民?看她左手大棒,右手美食,带领全家奔小康!不过,这位公子,你要在我家养一辈子伤吗?那伙食费怎么算!以身相许?你真是想得太美了!...

精彩章节

一时饺子包完,下锅煮了一半,剩下动起来留着以后给冯简做宵夜。

但是,第二日早起却是出了怪事。

冻在院里石磨上的半盖帘饺子居然没了踪影,陆小米围着石墨转了好几圈儿,死活没找出到底是黄鼠狼干的好事,还是家里遭了贼。

陆老二再次背了黑锅,被窝里又被妹妹塞了雪团,凉得跳起来之后,大喊冤枉。

“不是**的,我昨晚吃饱就睡了,才没半夜偷饺子吃!”

陆小米显见是不信的,手里最后一个学团也砸了过去,“谁说你偷吃了?定然是你拿去山上了!再要拿吃食送去给你师傅,就大大方方跟我说,再当小偷,我就让爹爹请家法!”

陆老二气得跳脚,好在他心粗,眼见妹子走了就抖搂了被窝里的雪渣子就继续同热炕亲密接触了。

左右不过是半帘饺子,也不值什么钱,陆小米还是同兄长玩闹的成分更大。这会儿,不管兄长说的是真是假,就忙着去灶间走油儿炸吃食,彻底把这事扔到了脑后。

新年在满村淘气孩子们的盼望里,终于来了。陆小米在小年那日就给淘气孩子们放了假,让他们疯玩几日,过了正月十五才继续开课。

淘气小子们回家,给爹娘表演了一下歪歪扭扭的书法,写了自己的名字,又背了一遍三字经,拿着铜钱加加减减,惹得全家都跟着骄傲的不成。

于是送到陆家的年礼也就更大方了,你家送三只兔子,我家就多添几串干蘑菇,这般下来,陆家做了库房的耳房里又堆了半满。

陆小米也不是小气,但凡上门的人家,都回送一盒子麻花和干果。至于肉丸,不是她不想送,实在是家里吃货太多。高仁和陆老二守着肉丸子,比小狗对待肉骨头都上心,她想大方也不成啊。

这般忙忙碌碌,到了年三十除夕那一日,陆小米早起就开始忙碌,早饭午饭都是草草对付了一顿,到了晚上,饭桌儿上丰盛的菜色几乎要把桌子压塌了。

麻辣兔肉,小鸡炖蘑菇,四喜丸子,红烧排骨,清蒸鱼,溜肥肠,蒜泥白肉,萝卜肉丸汤…

满眼都是肉,乐得陆家上下都是举着筷子不知从哪里下手。

陆武跑去山上给师傅送新衣和酒菜,待得回来,第一个就抓了鸡腿大啃,被陆老爹狠狠敲了手背,也掀开了陆家的年夜饭的序幕。

陆小米笑嘻嘻抱了一坛子烈酒出来,众人连同冯简在内都满了一碗。

陆小米还要看热闹,高仁却闹着给她也倒了半碗。

陆小米也是欢喜,这是她在这里过得第一个新年,有家人陪伴,于是也没拒绝。

众人酒来碗干,边吃边说笑,分外愉悦。就是冯简,借着酒意,同陆老三都对了十几副对子。

待得还要做诗词诵风雪迎春的时候,陆小米却是歪在炕里,枕着冯简的被褥打起了呼噜。

少女**的脸颊,这会儿因为醉酒带了红晕,健康又可爱。不知道梦里见了什么,她不时撒娇般嘟起红润的嘴唇,好似等待采撷的花朵。

冯简垂了眼眸,悄悄侧身挡了刺眼的烛光,末了又扯了披风盖了上去…

天下同夜色,大元同迎春。这样的时刻,家家户户都在团聚,迎接新一年的到来。

远处的某个城池里,某个铺设很是豪华大气的屋子里,一个头发有些花白的中年人,正对着一碗白生生的饺子发怔。

象牙筷子翻了翻边沿锁成麦穗一般的饺子,中年人嘴里骂道,“臭小子,出去游学,本事没学到,倒是学了这样的妇人本事。”

但说是这般说,他的嘴角却是慢慢勾了起来,眼里暖色涌动。

象牙筷子起起落落,没有片刻就把饺子吃光了,露出底下白瓷盘上精美的折枝花儿…

辞旧迎新的爆竹在夜半准时响起,惊醒了陆小米,也让昏昏欲睡的淘气小子们重新精神起来。

小小的老熊岭上,到处都是提着小小的纸灯笼到处乱窜的孩子,正拿了叉子挑着爆竹的汉子们,难得没有呵斥儿子闺女,反倒笑呵呵嘱咐道,“玩一会儿就进屋,你娘煮饺子呢,早起去给你们先生拜年磕头。”

“好啊,爹。”孩子们嘴上应着,双脚却是不肯听话,到底玩个够,才被端了饺子的老娘喊回去。

陆家东厢的残席早就撤了下去,陆老二和高仁醉的东倒西歪,陆老爹被陆老大扶着送了回去。

倒是陆小米猛然醒来,发现自己睡在冯简身边,盖着冯简的披风,很有些反应不过来。捶捶混沌的脑袋,这才勉强想起一点儿。

于是,她抬手在高仁**的小脸上掐了一把,这才红着脸匆忙下地煮饺子去了。

一旁的冯简慢慢睁开眼睛,嘴角勾了起来。

酸菜猪肉和豆腐鸡蛋粉条馅,陆家的饺子包了两种,一荤一素。

先前只顾喝酒,众人也没吃太多菜。这会儿抱着热腾腾的饺子碗,大口吃了起来,倒是比平日胃口更好。

陆老大端了回去同陆老爹一起吃了,陆小米想起先前同冯简睡在一处,怎么都害羞得抬不起头,匆匆吃了几个饺子,末了交代陆老二拾掇桌子,也回屋睡去了。

早起天色刚刚亮,村里的娃娃们就在老爹的陪伴下赶来磕头拜年。

陆小米早有准备,杂货铺买回的红纸裁成了一个个小红封,装了十文铜钱,喜得孩子们差点儿一蹦三尺高。要知道平日爹娘难得给个零花钱也才两三文,如今一下就进账十文,怎么可能不欢喜?

汉子们已经是打定主意把陆家的农活承担下来,也就没矫情推让,这自然更让孩子们惊喜,悄悄退出去就一窝蜂似的跑回去,预备把铜钱藏起来,等着过几日就会有货郎来村头售卖小吃食,到时候他们就能买可心的东西了。

老熊岭上家家户户都是门户大开,陆小米眼见陆老爹招呼众人,就准备去给毕三叔和老冯爷拜年。这两位一来年长,二来平日对陆家没少照顾,这样新年伊始,去探望一二实在是应该。

可惜,不等她出门,腿脚麻利的妇人们就上门了。

女人们磕着瓜子,榛子,吃着点心,喝着茶水,闲话儿起来热闹又冗长,陆小米想了想,就喊了大哥二哥先出门。

冯简在厢房听了,也是吩咐老杨跟着一同去道谢,特别是毕三叔那里。先前还以为乡野村医,医术不好,没想到却是妙手回春的高人。如今他虽然已经能自行走动,但还不能走太远,只能让老杨代替他去道谢…

初一拜年,初五送年。

热闹又悠闲的日子总是过得飞快,好像眨眼间,年就被众人撵着跑的不见了踪影。

淘气孩子们收了玩心,被老娘关在家里抓了树枝在沙盘上写写画画,争取把那些就着猪肉和饺子吃进肚子的字再抢救回来。

孩子爹爹们则背着手,顶着依旧寒冷的北风在村头和山下等地转悠。

今年雪下的不算多,越冬的野兽日子好过,春时再多繁育一些幼崽,秋时就是他们这些猎户大显身手的好时候了。

若是运气好,也打头黑熊或者老虎回来,家里孩子的纸墨笔砚就有着落了。

毕竟读书习字,也不能总用树枝和沙盘对付啊。

陆家大院里,陆小米也是心里猫抓一样的急躁,吃过早饭就抓了陆老大去了岭下的旱田。

老杨见了,照旧是跟在两兄妹身后。

所谓一年之计在于春,小米今年打定主意要好好折腾一下家里的三十亩旱田。这里是大元,可不是物质极度发达的现代社会。

关键时候,金子银子都不顶事,还是要家里有粮才成。

特别是陆家,陆老三走的是科举仕途,注定陆家做买卖只能小打小闹,或者假借别人的名义,总之绝对不能担个商贾的名头。

不说同外人合伙多不容易,就是寻到那么个值得信任的人,也得功夫啊。

至于同村里人一般打猎为生,也是根本不可能。就算陆武武艺高强,总不至于总是能猎回老虎和黑熊吧。到时候要供给陆老三读书,进京赶考,给陆老爹养老送终,三兄弟还要娶媳妇,甚至小米自己也要出嫁…

这些林林总总算下来,负担不可谓不大。

无数个睡不着的夜晚,陆小米算来算去,发家致富的希望大半还要落在这三十亩的旱田里。

前世她倒是同老院长一起种过菜,玉米之类。但如今是在大元,安州又是大元最北,气候时节如何,她几乎是半点儿不知。

什么时候育苗,什么时候起苗,什么时候下地,若是衔接不好,可就麻烦了。

好在陆老大虽然心软的有些懦弱,但干活却是好手。他一路带着妹妹在田里走动,但凡被问到就回答,能多仔细就有多仔细。

老杨跟在后边,不时也插言几句。

陆小米手里捏着眉黛石,不时在本子上写写画画,终于把自家这三十亩旱田完整的装进了心里。

安州的冬日长,别处出了正月就是春耕种,但这里却要等到二月末,生生晚了一整月。

秋时霜冻又常常早早光临,于是粮食生长期不够,就会减产或者干脆绝产。

说到底,缩短生长期,或者琢磨早熟良种才是根本解决办法。

同类推荐

主编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