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章节目录

小说简介

小说主人公是秦默大林子的书名叫《从相声开始制霸娱乐圈》,是作者纪念者所编写的穿越重生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京城,北展剧场。德谦相声社20周年庆典后台。“小秦,待会儿大返场的时候,师父有可能叫你来一段儿,紧不紧张?”“当然紧张了!”秦默看着身边的大林子,不禁面露苦笑,心里更是想要骂娘。...

精彩章节

秦默不可思议的看着大林子,脑袋有些发懵。

《探清水河》居然失传了?

怪不得系统安排他来演唱这首小曲儿!

同时本就融合的记忆,也更加清晰起来。

原来,这个世界不仅是那些文娱作品没了,很多传统曲艺也失传了。

德谦相声社之所以能独树一帜,为相声界扛旗,就是因为保留下了诸多传统曲艺中的精华。

“我当然知道!”

秦默莞尔道,“不过二哥专攻传统曲调,什么都会唱,还以为他知道呢!”

“怎么可能?”

大林子摇头苦笑,“有很多小曲儿,这世界上已经没人会唱了,就说太平歌词,我爸搜集了大半辈子,也不过几十首而已,有些老艺术家一走,就把这些瑰宝带进了棺材,成了绝响!”

“太可惜了!”

“谁说不是呢!”

俩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

此时,张小辫儿已经唱完了《白蛇传》。

台下观众掌声如雷。

女粉丝们高喊着:“再来一个!再来一个!”

“我们再叫一个来唱好不好?”

老郭趁着大伙儿的喝彩,回头问道,“谁来呀?”

一旁的余大爷顺其自然的说道:“要不让大林子来一个吧!”

“好!”

老郭立即招手,“大林快来!”

“要不让小秦先来吧!”

没想到,大林子居然往后一缩,把秦默往前一推,“我再准备准备!”

“谁来都行,快来!”

相声最忌讳空场,把观众晾在台下。

对于秦默,老郭了解的不多。

一来不是他徒弟,二来他也不常下小园子去听,甚至他都不一定知道,德谦相声社有秦默这号人。

“那我来吧!”

秦默也不推让,转头向周围问道,“谁有吉他借我一把?”

“我有!”

人堆里刚喊了一声,一把吉他就递到了秦默面前。

这相声后台,家伙事儿还真够齐全。

“快来吧!”

余大爷亲切的看着秦默,“你这准备的够充分啊,连乐器都上了!”

“嘿!”

秦默笑笑,已经站到了桌子后面。

“这位是余老师的徒弟!”

老郭顺势说道,“那就让余老师介绍一下!”

“哎,是我徒弟,他叫秦默!”

余大爷点点头,淡淡的说道,“一直在小园子里演出,可能有些常去的朋友知道,今儿让他上来唱一段儿,好不好您都担待着点儿!”

说着,转过头看向秦默,余大爷问道:“你打算唱个什么啊?”

秦默已经将吉他背好。

左手和弦一按,右手拇指在琴弦上一划拉,感觉瞬间来了。

张口说道:“我就来一首燕京小曲,《探清水河》吧!”

“啊?”

老郭和余大爷同时瞪圆了眼珠子,以为自己听错了。

大林子正暗暗为秦默加油呢!

听到这话,也是为之一愣,错愕不已。

后面一帮相声演员们,纷纷停止了交头接耳,目光投向了秦默的后背。

他刚才说的什么?

要唱什么?

《探清水河》?

尤其是张小辫儿,他刚唱完下来,就站在秦默的右后方,当下眉头微微一挑,斜视着秦默的侧脸。

“等一下,我没听清楚!你说你要唱什么?”

余大爷语气平缓的打断了秦默,但心中已然是掀起了惊涛骇浪。

“《探清水河》!”

秦默再次说道,“师父师叔,您二位先听听如何?”

“你可不许瞎唱啊!这么多摄像机拍着呢!”

老郭这话里的意思已经很明确了。

今天这么重要的场合,看余老师面子让秦默上来表现一下,要是敢乱来,处分可免不了。

而且他也不相信,这已经失传的小曲儿,有人会唱?

还是一个入门才几年的年轻人?

但是人已经站在这儿了,赶下去也不合适。

现在换首曲子,还来得及。

否则一会儿唱得不对,他就要撵人了,连余谦的面子都会不给。

……

台下。

懂相声的观众自然知道,这《探清水河》早已经失传。

别说德谦相声社,多少老一辈的艺人都唱不了,一个年轻小辈儿,居然说自己要唱《探清水河》?

是疯了?

还是上来故意搞笑呢?

“这秦默什么来头?他真会唱?”

“肯定是瞎吹,《探清水河》的词儿倒是还有,可曲儿再没了!”

“说不定是自己编了个曲子,但这也得有真功夫!”

“那什么,老郭很想弄出这首曲儿来着,可惜一直没成,莫不是已经有了结果,教给了这小子?”

“不可能吧?不是说他是余谦徒弟吗?老郭能教给他?”

“就是,真要有了结果,也是教给我们家辫儿哥哥!”

“……”

至于那些演艺圈的明星艺人,幕后导演们,并不知道这些。

跟一部分拿着朋友给的票来凑热闹的观众一样。

他们对秦默说不上期待,但也没有太多恶意。

……

台上。

吉他声哗啦啦一响。

清脆利落的拨弦,通过音响传遍全场。

单听这几个音,台下明星中的几个音乐人,便不由得微微点头。

看来这小伙子在吉他造诣上,还是下过功夫的啊!

并不是简单的爱好者,或是初学。

没个十来年的苦练,弹不出这种水平。

简短的前奏过后。

歌声缓缓而来:

“桃叶那尖上尖

柳叶儿就遮满了天

在其位的这个明啊公

细听我来言呐

此事哎出在了京西蓝靛厂啊

蓝靛厂那个火器营儿

有一个松老三呐~”

秦默使用了通俗加曲艺的唱腔,正是当下最流行的古风唱法。

再加上他温暖空灵的嗓音,极具辨识度,短短几句,就让全场观众耳蜗沉醉,眼前一亮。

“这小曲儿……”

老郭愣了,不可思议的看着秦默。

原本是打算等他开口唱一句,就直接撵下台的。

可现在却稳下心来,想听秦默一直唱完。

虽然旋律只有短短几句,有点儿像《照花台》的调调,但老郭从小学评剧,就偏好这一口。

从秦默的演唱里,他听出有融合评剧的味道。

这简直是直击他内心的作品啊!

就算是胡编的曲调,那又如何呢?

没想到,这秦默以前一直低调,也不显山不露水,如今亮这一手,着实惊人。

若加以培养,必然又是一棵栋梁啊!

同类推荐

主编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