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章节目录

小说简介

《宠妻至上:闪婚老公是大佬》是作者阿古朵阿写的一本豪门总裁类小说,情节精妙绝伦,扣人心弦,值得一看。《宠妻至上:闪婚老公是大佬》精彩节选:前世,苏轻橙是世人眼中的名媛典范。品学兼优,才貌双修,温柔善良,娇弱如花。妹妹渣男欺凌羞辱,养父母欺骗利用,为了名声,她咬牙忍下。可谁知却被至亲之人卖给恶人,惨死火海。苏轻橙发誓,若有来生,她一定重新来过,当好绿茶!用最温柔的手段,虐死这群渣!老天有眼,她重生了。苏轻橙手撕渣男,脚踩贱女,委屈的红着眼,瑟瑟发抖:你们欺负我,我害怕~某总裁递上刀:我家夫人柔弱不能自理,诸位的心不痛吗?下一秒。苏轻橙:这刀太钝,换一把!众人:.........

精彩章节

第10章

苏母眉心紧蹙,她为了傅阮的名声,故意对记者说苏轻橙花了她很多钱,想让人同情傅阮,苏轻橙这话等于打了她的脸。

“我只是替你保管,妈怎么会要你的奖学金,我这就拿给你。”

苏母让人去拿,特意看记者在,让他做个见证,只有坐实苏轻橙花了苏家的钱,他们没有苛待她,才能对傅阮的名声有利。

苏轻橙就是看准了苏母这个心思。

“妈,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就是想给您,我....我不知道自己还能给您什么。”

她表现的极为真诚,就连苏母都疑惑她是不是真的孝顺,记者更是对她挑不出毛病。

但苏母不想这两百万带来麻烦,苏家最近的麻烦够多了,还是强硬的让苏轻橙收下。

“傅家条件不好,你不能像在苏家这样要什么有什么,留着钱好歹也能过段好日子。”

傅阮脸色难看,本来指望苏轻橙一分钱都没有进入傅家,让她一辈子过她曾经过的苦日子,结果还要给她两百万。苏轻橙在苏母强硬态度下,只能将钱收下,她对苏母鞠了鞠躬。

“我会永远记得您和父亲对我的恩情。”

记者以为她是感恩养育之情,只有苏轻橙知道,她说这句话时咬牙切齿是什么意思。

傅家父母一直看着傅阮,想和她说句话却不敢高攀,傅阮冷冷的盯着苏轻橙,将养父母无视的彻底。

苏轻橙走之前,傅阮上前拥抱了她。

外人看来,姐妹和解,只有她们两个人听见彼此的话。

“你已经不是上流社会的人,我才是,傅家的穷日子就要来了,你好好在底层待着,一辈子当蚂蚁被我踩在脚下吧。”

苏轻橙笑了起来,狠狠搂住傅阮的背不让她离开。

“我得多谢你,如果不是你,我今天还出不来。”

傅阮一惊,“什么意思?”

“没看见我惊讶的表情,你很失望吧?你真当我什么都不知道。”

苏轻橙的轻笑声像鬼魅的催命符听得傅阮毛骨悚然。

“你知道?!”

“你以为我想和徐哲结婚?你以为我想留在苏家?我告诉你,这些我早就不想要了。”

傅阮也不是笨的,稍微一联系,恍然大悟。

“你设计我!”

苏轻橙微笑,“恭喜你,答对了。”

几天前,苏轻橙被苏母关得没有办法的时候,傅阮来挑衅她嫁给穷人服务生,她心生一计,利用傅阮离开苏家。

“傅阮,你自己就是穷人,怎么还批评别人,看来你的父母没有好好教好你。”

父母两个字戳中了傅阮的痛处,明明她才是真公主,苏轻橙傲慢的底气不就仗着自己是苏家女儿,而这本来是她的,而她背负的傅家身份,反而让她面对苏轻橙矮了一头。

要不是为了折磨报复苏轻橙,要不是苏母不同意,她才不会受这种气。

“傅阮你知道为什么徐家不喜欢你?不光因为你不自重,勾引徐哲,更因为你的家世,小吃店老板的女儿,徐家怎么可能看得上。”

“苏轻橙,你别得意!我要你好看!”傅阮气得眼眶通红,愤然离去,她要报复苏轻橙,她要让她后悔说出今天的话!

她当时设计曝光后,去苏轻橙面前疯狂的得意。

“苏轻橙,我告诉你,你好日子到头了,等你身败名裂,跌进泥里,过上穷人的日子,每天醒来要为钱烦恼,所有的名牌首饰衣服全都不见,看你还说不说得出嫁给穷人很好的话。”

现在想来,根本是早已入了苏轻橙的圈套,她根本早就知道真相,故意让她曝光这件事。

“你!这对你有什么好处?离开苏家过穷日子,嫁给穷人,苏轻橙你疯了?”

“不是每个人都稀罕你想要的那些东西,对我来说,那些一文不值。”

傅阮气得咬牙切齿,不能理解,她想要的一切,原来在苏轻橙眼里都像垃圾一样不值得一提,这始终低她一等的感觉简直要折磨死她。

“苏轻橙,离开苏家,你就离开了上流圈,你一辈子都是下等人,看到时候是谁一文不值。”

苏轻橙微笑起来,“来日方长。”

苏轻橙放开傅阮,当着苏家父母以及记者的面,又恢复了温柔的一面,走到傅家父母身边。、

“爸妈,我们走吧。”

傅家父母看也没看她,依依不舍的盯着傅阮,可直到上车,傅阮也没回头看过他们一次,说过一句话。

苏轻橙余光瞥了眼这对亲生父母,心底冷笑。

直到车彻底离开苏家别墅,苏轻橙才松了口气。

傅阮要被苏轻橙折磨死,她不明白为什么她放着富贵生活不过,一定要过穷日子。

“妈,她什么都知道,还故意设计我曝光这件事,就是为了离开苏家,她是不是有什么阴谋?”

“我倒是小看她了。”苏母在苏轻橙走后,长长叹了口气,“到底是我教出来的,还是有几分手段。”

苏父冷哼一声,“我早说她不是好东西,你还护着她。”

苏母瞪了他一眼,“上不得台面,苏轻橙都比你知道轻重。”

苏父被骂只能讪讪坐下,傅阮心里发慌,“她是不是在设计什么?她是不是要害我?”

“没出息的东西。”苏母瞪了她一眼,虽然她对苏轻橙也有几分警惕,到底看不起她,并不放在心上。

“她已经是穷人,又嫁给了穷人,和我们都不是一个阶级,还能翻出什么水花,以后捏死她还不跟捏死一只蚂蚁一样。”

苏父附和,“你妈说的对,现在更重要的是,让你顶替她去参加设计大赛的事。”

设计大赛,苏轻橙也想到了这件事。

这场比赛只有设计专业成绩优异者可以参加,只有参赛得奖的人才有机会进入费氏旗下那件世界最大的服装公司。

她回忆起前世。

“爸,我求求你,为了这个比赛我准备了好多年,你不能让傅阮顶替我!”

“爸,我给你跪下了,求你让我参加吧,这是我的比赛,您凭什么要给傅阮啊!”

“爸,您为什么抢走我的设计稿让傅阮作弊,这奖明明是我的,您明明知道我有多崇拜费逸恒,多想进入他的公司!凭什么!凭什么!”

她的哀求换来的只有苏父的责骂,“滚开,这本来就该是阮阮的!你就老实在苏家待着,还有你一口饭吃!”

之后她一直被关在苏家,直到利用她取悦大老板才将她放出。

苏轻橙回忆至此,恨意侵蚀全身,拳头死死的捏紧,哪怕手心被指甲弄出血也不放开。

不能重蹈前世的覆辙,必须离开苏家!

离开苏家她才能开始复仇的第一步!

“到了,下车吧。”

傅母的声音唤回了苏轻橙的思绪,她不发一语的下了车,跟他们进入傅家。

同类推荐

主编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