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交锋

席北冥面不改色,淡漠警告道。

“当然,开玩笑而已,我是一个非常合格的生孩子机器,所以很清楚自己是什么位置。”

席北冥表情虽然冰冷,可是那双眼睛,却逐渐积累着血红色,他的呼吸开始变得沉重浑浊。

慕笙欣赏着席北冥此刻的样子,这个样子的席北冥,很迷人,却也散发着非常危险的气息。

慕笙最喜欢看到席北冥隐约失控的样子,那样会让慕笙非常有成就感。

黑暗狭小的杂物间内,飘荡着一层潮湿暧昧的氛围。

“席总……”

一场角逐,正式拉开帷幕。

慕笙睁着湿漉漉的双眸,望着近在咫尺的俊脸,唇角勾起一抹冷意。

席北冥,你的心……乱了,听到了吗?

站在不远处的杨洛,垂在两侧的双手,紧握成拳。

她不放心席北冥,才跟着席北冥出来,没料到,席北冥……对这个生孩子机器竟然这么在意?

她不能忍受席北冥的心被别的女人分割。

这个女人,绝对不能留着。

杨洛的双眼,闪烁着一层阴毒的光芒,昏沉的光线,将女人那张近乎扭曲的脸,暴露无遗,一阵风后,幽静的走廊,只剩下阵阵风声,不留一丝痕迹。

半个小时后,席北冥神色冷淡的拉上拉链,看也不看衣衫敞开,面带潮红的慕笙,拉开杂物间的门,冷淡丢出几个字:“早点回去,今晚我会在那边睡。”

“好,我等你。”慕笙靠在墙壁上,暧昧道。

席北冥的脚顿了顿,最终没回头,兀自离开。

等再也看不到男人的背影后,慕笙才勉强从地上爬起来,刚才席北冥失控了,做的特别狠,慕笙感觉自己的腰都要断了。

她看着地上被撕碎的贴身衣物,冷冷笑了笑,将裙子拉好,从口袋拿出一粒药,放进嘴巴,就着口水吞进去。

席北冥想的没错,她之所以没有怀上孩子,是因为一直在吃避孕药。

她怎么可能这么快怀上孩子?一旦怀上孩子,她就会被隔离,还怎么接近席北冥?

所以慕笙一直在拖时间,卯足劲诱惑席北冥,她有这个自信,可以让席北冥的身体,离不开她。

慕笙的眸子闪了闪,平复好情绪,整理好仪容,便从杂物间出来,刚想回到剧院找苏鹏,杨洛站在了慕笙面前。

“安小姐,我们谈谈。”

“请问你是?”慕笙眯了眯眼,心中冷笑不止。

当了豪门太太后,这架势就是不一样,相比较五年前,可是漂亮不少,就连气质都提升了。

这五年的席太太生活,杨洛过的瘾可足了。

只是,她似乎将慕家,彻底忘记了吧?

那些血海深仇,慕笙一辈子都忘不掉。

“我叫杨洛,席北冥的妻子。”

杨洛见慕笙不认识自己,便开始主动自我介绍。

“原来是席太太,不知道席太太找我,有什么事情?”

慕笙弯唇,神情镇定道。

“北冥为了我不被老爷子责难,在外面秘密包养一个女人生孩子这件事情,我已经知道,所以,在我面前,你不需要装。”

杨洛开门见山,冷淡道。

“我并没有装,事实上,我的确不认识席太太,至于我刚才为什么装作不认识席总,是因为我和他原本就是金钱上的瓜葛,我只负责给他怀上孩子,然后生下来,拿钱走人,我不会这么不识趣,纠缠席总,这一点,席太太你放一百个心好了。”

慕笙的话,却没有让杨洛放心,她走近慕笙,看着慕笙漂亮的脸,冷淡道:“我自然是相信安小姐的,安小姐你这么识趣,也是难得。”

“自然,我只为钱,整个京城谁不知道席总对席太太一往情深,席太太尽管放心,我对席总,绝对没有非分之想,我只是做好自己的本分事情。”

“既然你只是做好自己本分的事情,安小姐可以给我解释一下,为什么三个月了,你还没有怀上北冥的孩子。”杨洛面带嘲讽道。

慕笙表情无辜道:“这可不能怨我,我的身体非常正常,在床上的表现也是让席总非常满意,怀孕还是要讲究缘分的,大概是缘分还没到。”

“好一张伶牙俐齿的嘴。”

杨洛掐紧手心,冷冷道。

“过奖。”

慕笙谦虚道。

“同为女人,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打什么主意,我劝你收起你那些小心思,席北冥不是你这种身份的人可以攀上的,要是让我知道你在打什么歪主意,我不介意送你一程。”

杨洛走近慕笙,对慕笙冷冰冰丢下这句话,踩着高跟鞋,高傲离开。

慕笙双手抱胸,看着杨洛离开的背影,表情无比冰冷。

这么快就沉不住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