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那个女人,还没有怀上?

“漂亮阿姨,你饿了吗?”悔儿眉眼弯弯的将一旁的水果递给慕笙。

慕笙没有接,只是将目光看向悔儿的双腿。

陆玲说悔儿在学校从楼梯上摔下来,腿摔断了。

在接骨的时候,悔儿都没有哭,医生都赞扬悔儿是一个非常坚强的孩子。

“疼吗?”慕笙强忍心中的疼痛,尽量用平缓的口气,问悔儿。

“不疼。”悔儿摇头,露齿微笑。

孩子明亮的笑容,让慕笙痛苦和难受。

她狼狈的移开目光,从床上下来,哑着嗓子道:“你好好休息,阿姨还有事,先走了。”

“漂亮阿姨,你……还会在过来看我吗?”

悔儿看着背对着自己的慕笙,心中涌起一股难言的失落,他不舍道。

他好喜欢漂亮阿姨,不知道为什么,在看到她的第一眼,就忍不住想要亲近。

慕笙的心口狠狠颤了颤,她握紧拳头,忽视掌心传来的疼,没有回答悔儿,快速离开了悔儿的病房。

她不能靠近这个孩子……

她的心,好不容易硬起来,绝对……不能再次柔软。

席家。

杨洛看着魂不守舍的席北冥,咬了咬唇,拿着筷子,给席北冥夹了一块鱼肉放在他碗里,声音娇柔道:“北冥,在想什么?”

“公司的事情。”席北冥回神,看向杨洛,淡淡说道。

“等下你会陪我去看歌剧吗?”席北冥为了让杨洛的身体恢复的快一点,答应杨洛陪她去看歌剧。

杨洛的身体一直不好,用林妹妹形容杨洛都不为过,席北冥一直都让人很仔细的照顾杨洛的身体。

而医生的建议就是席北冥可以多用一些时间,陪杨洛,这样有利于杨洛的病情。

“我答应你的,自然会兑现。”

席北冥微微颔首,黝黑的凤眸裹着淡淡的柔和之色。

“那我先上楼换一套衣服。”

杨洛眉梢带着幸福和喜色道。

席北冥点头,目送着杨洛离开后,他拿出手机,看着黑屏的手机发愣。

那个女人,今晚在做什么?

从慕笙成为他的女人开始,席北冥多数时候是和慕笙在一起,为了让慕笙能够顺利怀上孩子,席北冥不吝啬自己的时间,陪着慕笙在床上度过。

许墨从外面走进来,对席北冥恭敬道:“和老板你分开后,安小姐去了医院,好像还受伤了。”

“怎么受的伤?”席北冥放下手机,俊脸带着些许寡淡和无情道。

“应该是不小心撞了一下。”

“她还没有怀上?”

席北冥眯了眯眼,凌冽道。

三个月了,他花在她身上的时间很多,但是她却一直没有怀上孩子?是他不够努力,还是……安锦耍了什么花招。

“她的检查报告我已经拿到手,身体没有任何问题。”

许墨将慕笙的检查报告递给席北冥。

席北冥粗略扫了一眼,脸上带着些许若有所思道:“许墨,你说她是不是故意的?”

以席北冥的身份地位,女人前仆后继想要成为席北冥的女人,安锦或许想要在席北冥身边待久一点,所以故意不让自己怀孕。

许墨不敢说话。

毕竟他们手中也没有证据证明慕笙是故意没怀上孩子。

“算了,在给她一个月时间,若是还怀不上,换人。”

席北冥冷着脸,将报告扔到桌上。

老爷子最近催的越来越紧,必须要快点有一个孩子才可以,他不想老爷子找杨洛的麻烦。

“北冥,我们可以出发了。”

杨洛娇柔的声音,从楼上传来,席北冥让许墨将报告拿走,起身握住杨洛的手。

“走吧。”

杨洛靠在席北冥身上,瞥了许墨手中的报告单一眼。

那个女人,还没有怀上?

同为女人,她自然明白对方在打什么主意。

哼,不过就是一个生孩子的机器?还妄想得到席北冥,看来,她必须要去会会这个女人了。

慕笙将手中的稿子编写完,发送出去,放在办公桌子上的手机便在此刻响了。

慕笙拿起手机看了一眼,唇角不由弯了弯。

淡淡的荧幕下,将慕笙嘴角那一丝冰冷的笑,衬托的异常鬼魅妖冶。

慕笙放下手机,走到梳妆镜面前,看着镜子中的自己,她伸出手,摸着自己的脸,低低笑了笑。

看来,今晚将会是她和杨洛五年后的第一次见面,真是令人无比的期待。

歌剧大院门口。

慕笙站在旁边的小卖部,手中拿着爆米花还有演唱会的票在门口排队。

席北冥的车子开过来的时候的,慕笙的眸子闪了闪,她假装没有看到席北冥的车子,东张西望。

席北冥从车上下来的时候,远远便看到了站在长长的队伍中央的慕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