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悔儿,被她抛弃的

为什么这个人会知道当年的事情和她有关系?

“我是时间审判者,我一直在暗处盯着你,杨洛。”

慕笙勾起一抹邪恶的微笑,写道。

“不管你是谁,我都不会放过你,有本事,放马过来。”杨洛双眼猩红又恐怖的在短信上继续写道。

五年前她做的干净利落,谁都没有证据证明是她害慕家的,席北冥也不可能知道真相,因为知道真相的人,已经被杨洛送进地狱了。

“我会一点点将你在意的东西抢走,包括席北冥。”

慕笙打完最后一段话之后,便将手机放下。

游戏正式拉开序幕呢,杨洛!

杨洛看着手机,五官微微扭曲,她举起手机,恨不得将手机直接扔出去发泄此刻的恐惧和焦躁。

席北冥刚好从浴室出来,看到杨洛面色有异,他抿了抿唇,淡淡道:“怎么了?”

“没事,就是有点累,北冥,今晚你会睡在我房里吗?”

杨洛快速恢复常态,看向席北冥娇侬道。

席北冥目光温和道;“你身体不好,我怕打扰你休息,今晚我去书房处理公务,你好好休息。”

“那你别弄的太晚。”杨洛心中有些失落,端着一副端庄贤淑道。

席北冥点点头,便离开了杨洛的房间。

杨洛看向手机,深呼吸后,熟练的拨通一个号码,电话通了后,她迫不及待的和对方说道:“帮我查一个IP号。”

她就不信,抓不到这个人!

……

慕笙今天刚采访完,准备回公司写稿子的时候,就接到好友陆玲的电话,她的语气有些担忧道:“笙儿,悔儿摔断了腿,你要过来看他一下吗?”

慕笙的身体僵了僵,她抓着手机的手指,近乎发白。

悔儿,是慕笙五年前生下的孩子。

她恨孩子的父亲,连带着对这个孩子也不待见。

孩子生下来,慕笙便让陆玲帮自己送出去,她不愿意看到这个孩子。

陆玲不愿慕笙将来后悔,便将孩子放在自己身边养,对外谎称是自己亲戚家的孩子,一直照顾着悔儿。

慕笙劝不了陆玲,便只能任由陆玲,却从不见悔儿一面。

“已经五年了,他真的很懂事,他毕竟是无辜的,你和席北冥的恩怨,不应该牵扯到他。”

陆玲知道慕笙心中的苦,心中的恨。

她只是心疼悔儿罢了。

“玲玲,别说了。”

慕笙苦笑一声,对陆玲哑着嗓子道。

她亏欠了这个孩子,她当初不应该生下他的。

慕笙将悔儿带到了这个世界,却又将悔儿抛弃。

这是她的错。

“五年了,你看都不看他一眼,笙儿,看他一下吧,哪怕……像是陌生人一般,陪他说说话也好。”

陆玲深深说完,便将电话挂断了。

慕笙蹲在马路上,表情痛苦的按住心脏的位置。

自从五年那场大火,慕笙的心脏总是时不时会疼,说来也奇怪,她明明没有心脏病,心却总是会疼这么几下。

“撕拉。”车子尖锐的刹车声在此时响起,慕笙仰头,看着停在自己面前的车子,看到熟悉的车牌后,慕笙一扫刚才的痛苦,扬起唇,慢吞吞起身道:“席先生真是巧啊?你怎么在这里。”

“上车。”

席北冥看着慕笙苍白的脸,淡漠命令道。

他路过这边,刚好看到慕笙蹲在马路边上,原本他可以视而不见,但是不知道为何,慕笙刚才的样子,莫名的有些悲伤,席北冥鬼使神差便让司机停车。

“可是想我了。”

慕笙也没有交情,坐上席北冥的车子,抱着他的手臂撒娇道。

席北冥冷淡瞥了慕笙一眼,淡淡道:“刚才怎么回事?”

“哦?关心我?”

慕笙将脸贴着席北冥,笑眯眯道。

“别挑战我的底线。”

席北冥蹙眉,拨开慕笙的手,冷冰冰道。

慕笙看着冷漠矜贵的席北冥,笑道:“不过是胃痛罢了,不是什么大事。”

席北冥皱眉,不知道是相信了,还是没相信。

“席总可以送我去一趟医院吗?”

“怀上了?”

席北冥扬眉,看向慕笙的肚子道。

慕笙摸着肚子,浅笑道:“去做一个检查,?”

“你在我身边已经三个月了,安锦。”

“我知道席总你很着急,不过我的身体没有任何问题,你说会不会是席总你那里出了问题?”

慕笙非常大胆的坐在席北冥的大腿上,手指勾着席北冥的胸膛,调笑道。

席北冥的脸色变得格外恐怖,凌冽的眸子,直接射向慕笙。

慕笙假装没有看到,对着席北冥依旧面带微笑。

“安锦,你真是越来越放肆了。”

笑眯眯看着席北冥

席北冥一动不动,神情漠然,只有眼底的情绪告诉别人,他心动了

慕笙将眼底的光芒收敛,唇角勾起一抹嘲讽的弧度,,席北冥一把抓住慕笙的手,淡漠道:“做什么?

“这里挺不错

“停车。”席北冥冷着脸,推开慕笙,让司机停车。

慕笙歪着头,看着席北冥,也没生气。

“下车。”车子停下后,席北冥冷淡命令道。

“今晚要过去吗?”

慕笙倒是识趣,也没有纠缠席北冥,而是望着席北冥巧笑盈盈道。

“杨洛生病,今晚我留在席家。”

“那真是遗憾了。”

慕笙耸肩,就要转身的时候,席北冥双眸泛冷的对慕笙犀利道:“安锦,注意你的身份,别妄想得到一些不属于你的东西,钱我不会少你的。”

“席总放心,我呢,是一个非常敬业的生孩子机器,我们之间,只谈钱,不谈感情。”

慕笙朝着席北冥挥手,表情坦荡又直率。

女人的话,却让席北冥心里很不舒服,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不舒服。

他阴郁着脸,让司机开车离开。

望着席北冥车子离开,慕笙原本带着笑的脸逐渐冰冷下来。

还真是自大呢,席北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