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章节目录

小说简介

小说主人公是林初顾景琛的书名叫《病娇总裁的替嫁新娘》,这本小说的作者是片片秋风创作的豪门总裁类型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顾景琛把糖纸拆开,问道:“专门给我买的吗?”“没有,路过。”林初说完便起身说着:“你自己要照顾自己身体,如果你都糟蹋自己,还叫我治好你的病,这不是难为我吗?”...

精彩章节

听闻滨城帝苑里那位爷病入膏肓,时日无多,太太动了娶亲冲喜的念头。

将滨城的小姐姑娘挑了个遍,最终看上了林家大小姐林璐。

林璐在家里哭闹了整整一个月,说什么也不愿意嫁,林家这才想了个法子。

让林初替嫁。

火车上,林初托腮望着窗外快速闪过的景物,眼中淡然却又带着些许讽刺。

她父亲幼时她逼死她母亲,又将她扔在了乡下,如今唤她回来,就是要替林璐跳火坑。

“可真是我的好父亲呢……”

林初低声呢喃着。

脑海里思绪万千,过道里突然传来了嘈杂的脚步声。

突然,门被猛地推开,一具高大的身影随着门口浓郁的血腥味冲了进来。

林初正要有所行动,眼前的男人却一下子扑在了自己身上,压得她晃了晃,直直摔在了床上。

“嘶……”

背后嗑在墙上,痛的她倒吸了一口凉气,没等她把人挪开,又冲进来了几个黑衣人,把男人架了起来。

林初身子僵硬,不动声色的蜷缩起来,一脸警惕的盯着面前的几人。

“哟,这还有个小姑娘呢!”

为首的黑衣人手中拿着刀,瞧见林初一张精致小脸,清澈的眸子楚楚动人,不由得起了邪念。

林初缩着身子摇了摇头,清眸潋滟,可怜之外,却更是惹人心动。

“各位,饶了我吧,我什么都没看见的。”

软糯的声音传出,黑衣人兴致盎然的过来,手指轻轻勾起她的下巴。

这女人清瘦弱小,长得像朵栀子花,柔弱明艳,尤其是那双眼睛,水意盈盈的,倒是有种暗暗勾人魂魄的魅力。

“这么可怜的小姑娘,我怎么舍得放过呢,不然,陪爷玩玩?”

男人面露凶狠之色,捏着林初下巴的手不由得加大了力度,林初心里一紧,面色为难。

“怎么,想陪着这男人一起下黄泉?”

黑衣人也不恼火,说罢,一刀砍在了男人的胳膊上,那男人似乎是昏迷状态,没有动作,可手臂处的鲜血瞬间喷涌而处。

林初心脏猛地跳了一下,惶恐的看向了黑衣人。

男人摇摇头,“啧,既然如此,那就别怪我了!”

说完,用一种可惜的眼神盯着林初,匕首在衣服上擦了擦,下一秒就抵在了林初的脖颈间。

林初脸色瞬间阴了下来,看来他们也要把自己解决了。

“这位大哥,我们有事好商量,人家愿意听大哥的……”

林初长睫轻颤,遮住了眼底的冷意,抬眼间水眸里泛起了水雾,楚楚可怜地望着黑衣人老大,那双眼神勾的男人心头痒痒。

“这才算识相嘛……”

男人轻笑着,抬手又捏住了林初的下巴,身子刚要压下来,林初一个闪身站到了男人身后。

脚尖绷直,狠狠踹向了他的腿窝。

男人腿一软,差点跪了下去,林初眼疾手快的摸出了他腰间的匕首,趁他没站起来时,伸手从他脖颈前面狠狠一划。

男人的脖颈上便出现了一条血线,疼的晕了过去。

林初学过,这个力度,不会要了人命,让他昏迷过去,刚刚好。

林初偏头躲过了身后黑衣人的攻击,再一转身,干净利落的又抹了一人脖颈。

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其他黑衣人惊呼一声,也不管架住的男人,径直冲向了林初。

突然,刚刚还在昏迷的男人倏地睁开了眼,猛地抽出黑衣人腰间的匕首,匕首背直直命中黑衣人的后脑勺。

然后利索的扯下他的衬衣来,绑住了胳膊上的伤口。

林初眼看着黑衣人倒在了她面前,低头对上自己沾染了鲜红血迹的小白鞋,微微皱起了眉。

她很不喜欢血,尤其是别人的。

嘟囔了两句,抬头打量着眼前的男人。

五官精致到令人窒息,薄唇微抿泛着浅红,鼻梁高挺,双眸幽暗深邃,像一潭万年古井,令人沉沦。

林初抑制了一下内心的狂跳,这个男人的脸惊艳到让人无法呼吸,暗暗掐了自己一把,平复了呼吸。

男人瞥了她一眼,幽深的眸光里涌动着晦暗的光。

缓缓走过来,居高临下的盯着她。

“你想怎么样?”

林初深吸一口气,男人周身的戾气落下来,手上匕首又抵在了林初的脖颈处。

“看了不该看的东西,你说呢?”

言落,他手上的匕首又逼得更近了一分,林初微微皱眉,有血珠从脖颈处涌出来,刺眼非常。

他要灭口!

林初后背渗出一层冷汗来,回想男人刚才的身手,她绝对不是对手!

“那你大可以试试,解决帝苑未来的女主人?那你的下场估计也不是很好。”

这桩婚事林初不愿,可不得不说,现在她要感谢这场婚礼,如若不然,她还真不知道该如何脱身。

“哦?帝苑的女主人?”

他的女人?

男人像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薄唇微扬,连那双眸子里都隐隐泛起了光。

说话间更逼近了林初,温热的气息喷在她脸上,姿势暧昧,但男人的气场却强大而冷漠,压得林初有点喘不过气来。

“我看你应该也是景都的人,景都林家,听过吗?我就是林家那位和帝苑联姻的女儿,过几天我可是要嫁进帝苑的,你要是现在解决了我,帝苑那位也不会轻饶了你。”

看他这个样子,估计不是什么简单人物,可在景都,还有比帝苑那位更厉害的?

林初深吸一口气,冷眸紧紧盯着男人,男人抵着她脖颈的匕首,微微松了松。

嫁进帝苑的那位林家小姐?那这么说来,还真是他的女人。

可她为何会出现在绿皮火车上,还穿的……如此寒酸?

“呵呵……小姐撒谎也都从来不打草稿的吗?”

男人突然低声笑了起来,低沉悦耳。

林初皱眉,绷紧了身子盯着他,防止他突然对自己动手。

“那你可以试试,如果我出事了,帝苑不会放过你,如果你放了我,我就当什么都没有看见,先生,这桩生意,怎么算,你都不会吃亏!”

同类推荐

主编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