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蕴轩辕璃精彩章节免费试读 涵饱饱小说结局无删节 涵饱饱小说全部章节目录

2021-06-10 19:44:21    编辑:静雨轩
  • 重生后我在摄政王府为妃作歹 重生后我在摄政王府为妃作歹

    侯府嫡女赵蕴,医毒双绝,谋赛诸葛,可惜上辈子瞎了眼,竟然喜欢了一个渣男,倾尽心血帮对方夺得天下,最后却众叛亲离,落得身死地宫的凄惨下场。重生霸气回归,她带着满腔的仇恨与怒火,定要让这对渣男贱女血债血偿,内宅倾轧,朝廷权谋,夺嫡之争,血雨腥风,赵蕴一路筹谋打脸,马甲换了一个有一个......摄政王权势滔天,神鬼莫测,她自求合作,本以为是与虎谋皮,却听耳边哨声轻响,红衣男子翩然落下,拥她入怀,面具摘下,露出与摄政王别无二致的脸庞,柔声唤她:“蕴儿,江山为聘,嫁我可好......”

    涵饱饱 状态:连载中 类型:言情
    立即阅读

《重生后我在摄政王府为妃作歹》 小说介绍

完整版小说《赵蕴轩辕璃》由重生后我在摄政王府为妃作歹所编写的言情类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涵饱饱,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侯府嫡女赵蕴,医毒双绝,谋赛诸葛,可惜上辈子瞎了眼,竟然喜欢了一个渣男,倾尽心血帮对方夺得天下,最后却众叛亲离,落得身死地宫的凄惨下场。重生霸气回归,她带着满腔的仇恨与怒火,定要让这对渣男贱女血债血偿,内宅倾轧,朝廷权谋,夺嫡之争,血雨腥风,赵蕴一路筹谋打脸,马甲换了一个有一个......摄政王权势滔天,神鬼莫测,她自求合作,本以为是与虎谋皮,却听耳边哨声轻响,红衣男子翩然落下,拥她入怀,面具摘下,露出与摄政王别无二致的脸庞,柔声唤她:“蕴儿,江山为聘,嫁我可好......”...

《重生后我在摄政王府为妃作歹》 第5章 免费试读

第5章

轩辕庚不是很想登上那个高位吗?那么这一世,她会让他连皇位的边儿都摸不到。

如今朝中能够与轩辕庚相争的,便只有那一人了,摄政王——轩辕璃。

赵蕴脑海中又浮现起上一世最后看到的画面,她的眼神愈来愈坚定,落笔一手精致的簪花小楷,随后行云流水,写下一篇完整的自荐信。

检查过信中字眼,赵蕴仔细将信收好了,随后站起身,朝着外面走去。

安陵见状,“小姐,时辰不早了,更何况外边下着雪,若有什么要紧事,奴婢替您去办。”

赵蕴目光沉静,冲着安陵摇了摇头,这件事,她要亲自去办。

君侯府的后门悄然打开,一个身形瘦弱的身影悄无声息地从中走出,落在雪地上的脚印从君侯府一路指向摄政王府。

寒风凛冽,刺得赵蕴脸上红扑扑的,有些生疼。她拢了拢身上的大氅,抵在朱门,用力叩响摄政王府的大门,直到摄政王府的大门打开。

小厮眉眼惺忪,打量着眼前白皙瘦弱的“男子”,只听他坚定说,“请帮我将这书信交由摄政王。”

寒风吹的门扇一开一合,男子侧身卧于床榻,并未入眠,只听外面有什么动静,轩辕璃起身,窸窸窣窣的声音响彻在空荡的房间。

他拎起黑色大氅,披在身上,拢了拢便推门而去。只听有一道清亮却故作沙哑的声音响起,轩辕璃眸光晦涩不明,唇角情不自禁的上扬,是她来了......

腊月初八,金陵各家各户都开始为新年做准备,君侯府上也热闹起来。

洛云院中的梅花开的正娇艳,屋檐上结了冰凌,晶莹剔透,在阳光下折射出七彩的光。

昨夜赵蕴回来的晚,如今还睡着。安陵走近,将她唤起来,“小姐,周姨娘那边叫我们去吃家宴。”

赵蕴本能地排斥与抗拒,但是想到赵熠中毒的事情,她骤然清醒。

赵蕴到达正堂时,赵芸儿周珠儿以及侯爷都已坐好了,像是就在等她一般。

平日里,周珠儿巴不得周柔一个人在佛堂,守着自己病殃殃的儿子,吃着粗茶淡饭,被侯爷冷落。今日却故意挑起事端。

等了好一会儿也不见周柔来,周珠儿忽然娇滴滴地说道,“姐姐终日在佛堂,如今竟然连这家宴都不来。侯爷,您说这不是坏了规矩吗?”

周珠儿的情绪拿捏的恰到好处,仿佛真的是在为侯府着想。

侯爷本就不喜欢因家世结亲的周柔,他抿着嘴角,声音中有些怒气,“来人!将大夫人从佛堂喊过来,家宴都不来,难道还要我亲自去请吗?”

赵芸儿坐在一旁,脸上浮现出得意的神色,冷笑着看向赵蕴。

赵蕴拿着筷子,搭在碗边上,从周姨娘开始挑事直到现在,她一直沉默不语。霍然,她发出一阵冷笑,“慢着!”

候爷的目光落在赵蕴的身上,不悦地看着她,“府上的事,本侯还做得了主!你发的什么话?”

那被差使去找周柔的奴婢,僵在地上,一听侯爷这话,拔腿就要行动,却听身后猛然传来一声刺耳的脆响。

赵蕴手里的筷子“啪”地一声摔到桌面,人在椅子上坐的挺直,锐利的目光扫过堂中人,冷嗤了一声,“我倒要看看,今日谁敢去扰我母亲!”

侯爷一见赵蕴这无礼的举动,更是气得火冒三丈,“赵蕴你是反了天不成?平日的礼仪规矩都狗肚子里去了?!”

赵蕴缓缓站起身来,眯着眼看向侯爷,她不想生事端,可这都是他们自找的。“侯爷竟然同我提规矩,真是贻笑大方!”

她冷眼看着他,手指向周姨娘,眼神嘲讽,语气讥诮,“她一个妾罢了,如今却骑到正妻头上作威作福。霸占着当家主母的位置,却问我母亲为何不来?侯爷今日跟我谈规矩,自古的规矩就是妻妾不同桌,侯爷怎么不同周姨娘也讲讲规矩?你身为一家之主,向来偏听偏信,这君侯府,又还有什么地方是合乎规矩的?”

周珠儿听见赵蕴一口一个妾,眼中露出狠毒的目光,随即便故作委屈,凑到侯爷身边。

双眼含泪,好不委屈,挑拨道:“侯爷,蕴儿平日里可是与我最亲的,如今却一再与我过不去,昨日听说蕴儿去了姐姐处,难道——”

赵蕴腾地一下站起来,眼睛里是藏不住的寒意,“你也配叫我母亲姐姐?”

侯爷对赵蕴的变化错愕至极,赵蕴平日里何时顶撞过他,一时惊讶赵蕴的变化,脸色也越来越难看,“是不是那佛堂的人不安生,嚼舌根的跟你说了什么!”

赵蕴冷笑更甚,横眉怒目,见侯爷问都不问就给母亲定了罪,眼中发寒,“我母亲出身将军府,光明磊落,何至于搬弄是非。倒是有些人出身奴户,惯会煽风点火!”

说罢,赵蕴头也不回,便转身离去,那最后的眼神,真是看他们一眼,都觉得脏!

侯爷气得胸口沉闷,脑壳子也一阵阵发疼。周珠儿见状,连忙收起自己的哭诉,为侯爷拍着背,安抚他,“蕴儿如今长大了,不好管教。但侯爷还是要好好保重自己的身体,别被气坏了。”

侯爷朝着周姨娘点了点头,握着她的手,只觉得这是府中唯一的可心人。

赵蕴回到洛云院,和母亲弟弟吃了午膳之后,开始研究如何解赵熠身上的毒。

安陵这时送上来一个帖子,赵蕴翻看过后,发现是丞相嫡女许燕绾的请帖。

安陵说道,“小姐,这是相府送来的贴子,邀请小姐您明日去参加相府的赏花宴。”

赵蕴拿着帖子的手指一顿,相府的这场花宴她有点印象,因为上一世,在花宴上发生了一件丑事。

身为东道主的许燕绾在赏花宴上意外落水,被一个纨绔子弟相救,却因此失了名声,被迫嫁给了那个纨绔子弟。

赵蕴本不想多管闲事,她也不是什么至纯至善的人。不过,那纨绔子弟赵晖不是一个普通人,他还有另外一个身份———轩辕庚母舅之子。

若是让他们拿捏住许燕绾,便也让他们拿捏住了丞相府。想到这里,赵蕴的眼神眯了眯,同一旁的安陵道,“去回帖,说我明日会如期而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