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巷老鼠祥》小说主角河灯全文章节免费免费试读 河灯小说全文免费试读

2021-07-22 13:38:48    编辑:笑红尘
  • 我在下水道淘金的那几年 我在下水道淘金的那几年

    我是一名水管工,阴差阳错之下接触到了一个神秘阴暗的淘金职业!他们隐藏于喧嚣的闹市之中,在物欲横流的世界,他们染脏了双脚,忍着鼻孔飘来的恶臭,双手伸入了满是污秽的浑水之中,捞出来一串串金银珠宝......

    河灯 状态:连载中 类型:都市
    立即阅读

《我在下水道淘金的那几年》 小说介绍

小说主人公是河灯的书名叫《余巷老鼠祥》,本小说的作者是我在下水道淘金的那几年写的一本都市类型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我是一名水管工,阴差阳错之下接触到了一个神秘阴暗的淘金职业!他们隐藏于喧嚣的闹市之中,在物欲横流的世界,他们染脏了双脚,忍着鼻孔飘来的恶臭,双手伸入了满是污秽的浑水之中,捞出来一串串金银珠宝.........

《我在下水道淘金的那几年》 第4章 偷天换日 免费试读

第4章偷天换日

说白了,老鼠祥就是给不起房租。

我咳嗽了一声,问道:“所以报纸上的内容,是你让人故意编造的?”

“是的啊,但欠的房租我一定会还的,这不,我打算卖了那颗钻戒,就去把房租给交了?”

老鼠祥一边擦眼泪,一边认认真真的看着我保证道:“你要是不信,我跟你一起去交!”

不管他到底是怎么想的,但既然人给我找到了,那就把钻戒还回去!

我立刻伸出手,向老鼠祥讨要道:“戒指呢?”

老鼠祥露出无辜的眼神,看向了涛子,说:“在你朋友手上。”

我回头看向了涛子,有些紧张了起来。

虽然自己跟涛子是朋友,但非亲非故的,而且也没有太大的交情......

“我说老余,你别用这种眼神看着我,我还能吃了你的货不成?”涛子笑嘻嘻的,“我已经把东西转交给一个老板了,他会帮忙通过自己的圈子售出去的,到时候我拿点中介费,其他都是你的。”

老鼠祥马上补充道:“还有我的还有我的。”

我着急了:“你们都误会了,我来这里是为了拿回那颗钻戒,还给人家。”

“而不是拿去卖掉的!”

“涛子你快打电话联系你老板,说不卖了......”

“老余啊,我郑涛做事一向是干脆利落,你又不是不知道。”

“说出去的话,就好像泼出去的水,怎么收都收不回来。”

“老余,你这样做,是在为难我啊......”

涛子露出来了一脸难为情的表情。

这反倒让我觉得有些过意不去了。

老鼠祥立刻给出了一个折中的主意。

“这样吧,咱们还给人家一颗山寨版的钻戒,偷天换日!”

“把真的钻戒给卖了,既可以心安理得的拿到钱,又可以让自己的良心过得去。”

“这样一举两得,你觉得如何?”

他看向了我。

我不语。

这么做,赚的是死人财,真的不怕遭报应吗?

涛子对于老鼠祥提出的意见,也是不由得赞许的点了点头,随后问:“可去哪里找个工匠打造一模一样的山寨钻戒?”

老鼠祥立刻拍着胸腹应承道:“这方面我在行啊,给一天的时间,保证搞定,只要不请专家鉴定,绝对看不出猫腻!”

涛子直接鼓掌,替我答应了下来:“妥了,那就这么办!”

“我可以走了吗?”老鼠祥问。

“可是连那钻戒的模板都没有,你该怎么研制啊?”涛子疑惑的看着老鼠祥。

他嘿嘿一笑,吸了吸鼻涕,道:“我有一个本事,那就是过目不忘。你们相信我,我还会再来这里的!”

“要是想得钱,你就来吧!要是不想,有多远给我滚多远!”涛子骂了一句,然后一脚踹在老鼠祥的**上。

“一定来一定来。”

老鼠祥灰溜溜的钻出了门外,朝着店铺外飞也似的逃走了。

“来,抽根烟。”涛子递过来一支红塔山牌的香烟,“我听说了你家的事儿,你最近急缺一笔钱,我了解你的为人,善良正直,但我觉得,这事儿你还是得干了,神不知鬼不觉,怕个叼?”

“到时候你欠的债也就不用头疼了!”

他居然知道我负债的事情......

随后想了想,涛子就是混这个圈子的人,听说了我的事情也正常。

“我有办法还的,放心。”我给了涛子打了一支镇定剂。

免得他去跟债务公司的人说我还不起债什么的。

“嘿,这点我倒是放心,毕竟你还有个好兄弟在呢,你没钱,他有!”涛子笑了笑。

他口中所说的那人,与我有着从小玩到大的交情。

长得牛高马大,脂肪比肉还多,人送外号胖子。

涛子就是通过胖子安排的一次聚会才认识的。

胖子家里是搞网线承包的公司,当地的城乡镇的网线全都归他家管,也还算富足。

但自己缺钱负债这事儿,没跟他提起过,不想麻烦人家。

“有消息了通知我,我先回去了。”我告辞了涛子。

眼下没有别的办法了,只能走一步算一步!

至于鬼神的事情,只要我不靠近那座小区,应该就不会被她的阴灵纠缠了吧......

回到了家中后,我依旧有些揣揣不安。

照例,洗澡上床睡觉。

但就在我洗完澡,把衣服进洗衣机里洗的时候,突然看到了洗衣机里面有个女人被水搅得转来转去!

她的黑色头发席卷来去,遮盖住了面容。

我猛地浑身一震,再定睛一看,发现那个女人不见踪影,只剩下黑色的裤子和五颜六色的衣服在里面摆来摆去。

错觉,一定是错觉!

我咽了一口唾沫,轻手轻脚的离开了原地,去客厅拿起吹风机,吹起了头发,然而吹风机的呼呼声一响起,耳边就传来了一个女人的哭泣声。

呜呜呜呜——

我立刻关停了吹风机,战战栗栗的竖起耳朵,仔细的旁听,却发现,那个声音已经不见踪影。

不会有这么邪门吧!

我继续吹起了头发,然后就听不见声音了,吹干头发后,我便走回到了房间里,躺在了床上。

本打算酝酿一下困意,睡着以后就啥事都没有了,但就在刚要睡着的时候,突然听见了厕所传来了“噗嗤嗤”冲水的声音。

这个声音在耳边炸响以后,我整个人直接惊坐起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晚上去女客户家里的时候,当时那个叫做秦淑的女人便是在厕所冲水,然后走了出来,用一种诡异的眼神盯着我......

回想到那个女人的表情,我满脑子控制不住的胡思乱想了起来,就在这时,手机突然震动了起来!

有人来电。

抓起手机一看,是自己的好哥们胖子打来的。

我马上如同看见了救星一般,接了电话,对着那边大吼了起来:“胖子你在哪!快来我家救我!我要死了!”

胖子那边传来了劲爆的舞曲声,似乎听不见我说的话一般,大笑着回应道:“余巷,快来炫舞酒吧喝酒!A09卡座,一堆妞在这等你!快来!”

说到这里,他便挂了电话。

这死胖子,又跑去泡酒吧了。

我在家也呆不住了,于是立刻跳下床,穿上衣鞋,头也不回的冲出了家门。

在我出到门外,反手关门时,明显看到了客厅的灯泡闪了一下,紧接着客厅的饭桌旁,出现了一个红色衣服的女人死死的注视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