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景先陈小宁》小说精彩试读 《杨景先陈小宁》最新章节列表 (玄门酒客)小说全集免费在线阅读

2021-07-22 13:30:12    编辑:风苍溪
  • 民间秘术杂谈 民间秘术杂谈

    招蛇定蛇、走阴叫魂,赶尸放蛊、请鬼上身,魇胜借寿......这些早已失传的民间秘术,如今重现江湖。我出生那天,爷爷在十殿阎君的神像前,血淋淋地剥下了自己的人皮,发誓永不投胎为人......

    玄门酒客 状态:连载中 类型:玄幻
    立即阅读

《民间秘术杂谈》 小说介绍

主角叫玄门酒客的小说是《杨景先陈小宁》,本小说的作者是民间秘术杂谈最新写的一本玄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招蛇定蛇、走阴叫魂,赶尸放蛊、请鬼上身,魇胜借寿......这些早已失传的民间秘术,如今重现江湖。我出生那天,爷爷在十殿阎君的神像前,血淋淋地剥下了自己的人皮,发誓永不投胎为人.........

《民间秘术杂谈》 第 4 章 五口棺材 免费试读

第4章五口棺材

我急忙翻身下床,瞬间紧张了起来。

我怀疑爷爷可能像红衣姑娘所说,真去用“剜出眼珠、血尽而死”的办法,换我躲过一劫。

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我哪怕白跑一趟,也绝不想铸成大错!

想到这里,我麻利地穿好衣服,冲了出去。

正值六月的中旬,又大又圆的月亮将院子照得跟白天差不了多少。

挂在大门后面的铁锁,果然被人取了下来。

我顾不得考虑,急忙向村后的祖坟冲了过去......

红衣姑娘没有骗我。

当我气喘吁吁赶到坟院时,发现太爷爷的坟前,隐约有三个红点。

而那三炷香火的跟前,还跪着一个人!

与此同时,坟前突然传来了一道意外和警惕的声音:“谁?什么人?”

是爷爷的声音!

“是我,爷爷!”

我连忙应了一声,加快脚步跑了过去。

在看清是我,爷爷咂了咂舌:“景先?大半夜的不睡觉,你来这里干什么?赶紧回去!”

我顾不上提及托梦的事情,反问爷爷大晚上的来祖坟做什么。

爷爷明显有些敷衍地回道:“我,我想你太爷了,所以就来这坐坐......”

我直接揭穿了爷爷的谎话:“不对!”

“如果你只是想我太爷爷了,你弄把刀子干什么?”

“刚才我看见你把小刀装到口袋里了,你别骗我!”

爷爷仍旧含糊其辞,不肯承认,催促着我赶快回去睡觉。

我深吸一口气,盯着他问道:“爷爷,你是不是打算剜出眼珠子,慢慢流血、活活疼死?”

刹那间,爷爷失口说了出来:“景先,你是怎么知道......谁告诉你的?”

这一下,我彻底相信了那个红衣姑娘!

我心里一阵后怕和庆幸,亏我来的及时!

于是,我半真半假地答道:“刚才我做了个怪梦,梦到了一个金甲神人,是他告诉我的。”

“金甲神人除了让我过来救你,还告诉我,说我的劫难已经勾销了,让你不要再担心......”

听我煞有介事地这么一说,爷爷不由得怔了怔:“金甲神?”

他低头琢磨了一会儿,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能够让你及时来到这里,并且还能准确说出秘术的,估计也只有神仙了......”

见爷爷被忽悠住了,我立即趁热打铁,劝爷爷不要再自残了,因为那个神仙已经告诉我,说我的这个劫数被勾销了。

听到这里,爷爷终于松了口气,和我一块回了家。

第二天上午,我大姑把爷爷请走了。

大姑说她家准备盖楼房,所以请我爷爷过去看看风水布局。

趁着爷爷不在家,我决定今天晚上去娘娘庙一趟,请教一下那个红衣姑娘,免得再拖累爷爷。

晚上十一点多。

等奶奶他们都睡了,我带上一把防身的短刀溜出家门,直奔后山的娘娘庙而去。

当我距离娘娘庙大约二里地左右的时候,突然听到一个老者痛苦的求救声。

“哎哟,福生无量天尊,还请过路之人施以援手,救我一下啊......”

我顿住了脚步。

循着求救声,我很快在附近的深沟里发现了一个穿着道袍的老者。

我暗自提高了警惕,表面上不动声色地问他是什么人,为什么在这里。

老者自称是游方的道人,从山上不小心掉了下去,摔伤了腿脚。

“福生无量天尊,幸好碰到小兄弟路过,还请小兄弟帮我一把啊......”

借助明亮的月光,我仔细打量着道人。

几分钟后,我跳了下去,把他从两米多深的山沟里背了上来。

正当我问他有没有摔断腿骨,用不用送他去医院的时候,道人突然笑了。

“积善之家必有余庆,积恶之家必有余殃!”

“小兄弟有善心善举,老道自当免除你家那五口棺材!”

我一愣,忙问他什么意思。

老道抚了抚长须,笑道:“如果你去了娘娘庙,肯定会被迷进庙里。”

“前天,你进了灵堂、犯了忌讳,这次再误入神庙,自然必死无疑。”

“一旦夭折惨死,你爸妈肯定也活不下去,而你的爷爷奶奶必然也不会活在世上。”

“如此一来,你们全家五口人,不正好是五口棺材么?”

老道的话,让我心里一阵冷笑。

不过,我表面上却是装做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连忙向他道谢,“谢谢道长!谢谢道长!”

“对了,请问这位道长,你怎么知道我要去娘娘庙,怎么知道我家近来的情况啊?”

老道再次抚了抚长须:“呵呵,作为上清宗的茅山弟子,我修行了五十年,岂能连这点事情都算不出来?”

我再次表示感谢,同时漫不经心地摸了摸藏在口袋的短刀,琢磨着如何才能制服这个老家伙!

虽然我血气方刚的,但事关重大,我不能鲁莽行事。

于是,我一边故作不安地问他红衣姑娘到底是怎么回事,一边寻找着合适的出手机会。

老道轻声而十分肯定地答道:“那是一个画皮女妖,小兄弟千万不要被它清纯的外表给迷惑了。”

“我知道,它救了你爷爷一次。”

“但我可以告诉你,那只不过是它的欲擒故纵之计。”

“救人的是它,害人的也是它。它只是为了取信于你,让你自投罗网罢了......”

我恍然大悟地点了点头:“原来是这样啊!”

“如果不是道长指点迷津,我差点就中了它的诡计......”

我一脸感激的朝老道伸出了手,想对他握手致谢。

刹那间,我猝不及防地抓住了老道的手腕,猛地反关节向后一拧,同时迅速的拔出了杀鱼刀。

“别乱动!否则我扎死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