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子佩顾怀瑾蝉衣精彩内容在线阅读 蝉衣小说全本无弹窗

2020-12-29 10:55:55    编辑:庄子墨
  • 前夫很傲娇 前夫很傲娇

    陆子佩最不能释怀的,是当年顾怀瑾的背叛离开。五年后再见,当年的青涩少年摇身一变成了宁城权贵顾家二少。彼时,他是宁城炙手可热的黄金单身汉,她是儿时玩伴的未婚妻,尴尬的身份,隔开了两人之间唯一的旖旎。她恨他,也怨他,他却在每一次她最狼狈的时候出现,用最狠厉的手段护她周全。后来都道,陆家小姐手段高明,推掉了江家的少夫人的身份却又摇身一变成了顾总心上人。只有他始终护在她身后,我曾见过你最薄情的模样,仍旧选择爱你。时光磨平了他年少的棱角,唯一没变的,是他对她的爱,十年如一日,如陈年旧酿,越发醇厚。顾怀瑾,听…

    蝉衣 状态:已完结 类型:都市
    立即阅读

《前夫很傲娇》 小说介绍

陆子佩最不能释怀的,是当年顾怀瑾的背叛离开。五年后再见,当年的青涩少年摇身一变成了宁城权贵顾家二少。彼时,他是宁城炙手可热的黄金单身汉,她是儿时玩伴的未婚妻,尴尬的身份,隔开了两人之间唯一的旖旎。她恨他,也怨他,他却在每一次她最狼狈的时候出现,用最狠厉的手段护她周全。后来都道,陆家小姐手段高明,推掉了江家的少夫人的身份却又摇身一变成了顾总心上人。只有他始终护在她身后,我曾见过你最薄情的模样,仍旧选择爱你。时光磨平了他年少的棱角,唯一没变的,是他对她的爱,十年如一日,如陈年旧酿,越发醇厚。顾怀瑾,听…

《前夫很傲娇》 3.戏精上线 免费试读

没等她话说完,顾怀瑾低声呵斥,“够了,你怎么过来了!

“人家还不是想你,你走之前也不跟人家说一声。”

陆子佩看着你侬我侬的两人,反驳的话卡在嗓子里,心中讥讽,我以为,五年的时间,你学会了成长,原来还是这般让人厌恶。

“顾怀瑾,你真让我恶心。”

眼里的厌恶毫不掩饰,陆子佩说完,转身大步离开了原地。

陆子佩没有看到,在她刚刚离开以后,高挑的女子立刻放开挽着顾怀瑾的手臂,脸上是幸灾乐祸的调笑,“小娇妻一定是误会了,虐妻一时爽,追妻火葬场,我敢打赌,过不了多久你就会后悔刚才的口不择言。”

顾怀瑾凝眉,“闭嘴。”

“刚才那位,就是你放在心上的白月光,眼光可以啊,陆家这位我也挺喜欢的,身为亲姐,我是绝对支持你把人拐过来的。”

顾怀瑾冷冷的看了眼身边自言自语的某人,“看你这么闲,我不介意给你找点事。”

“我可是你亲姐,你就这么对我,当初我含辛茹苦的把你抚养长大,我懂了,你这是娶了媳妇忘了娘,你忘了我们的曾经了吗。”

对上这位一位戏精亲姐,顾怀瑾眼色越来越黑,声音冷的掉渣,“滚。”

这是,真的生气了,顾怀瑜缩了缩脖子,轻咳一声,正了正脸色,从包里掏出来手机,递给顾怀瑾,“我刚才可是特意来帮你的,你自己看看这些,要不是我派人及时拦下了这些照片,明天你可就出名了。”

顾怀瑾冷着脸接过手机,盯着上面的照片,良久没有声音。

顾怀瑜有些心虚,这不会是真的生气了吧,“咳咳,那个,我可以解释的。”

顾怀瑾却是一把将手机扔给她,背靠着墙壁,磕上眼眸,“拍的不错。”

拍的不错?照片里正是刚刚顾怀瑾与陆子佩纠缠的场景,偷拍的那人也找的好角度,能清晰的看清上面的两人是谁,昏暗的灯光下,抱在一起难舍难分的两人,这样的照片,不用解释,拿出去都是一片暧昧。

虽然那个拥抱,其实只是卡好的角度。

见顾怀瑾无心照片,顾怀瑜撇撇嘴,“对了,刚才我过来时,被人拍到了,后面我挽着你的时候,我也看到有人拍了。”

这个时间,还有人跟拍自己,是谁派来的,已经不言而喻了,顾怀瑾冷笑,“不用,他要送我大礼,我岂能不礼尚往来。”

顾怀瑾心中有了算计,也不再理会自己这个戏精亲姐,越过顾怀瑜,大步离开。

留下顾怀瑜还在原地嘀咕,“我这是要火了呀,明天我就是头条,哎呀,刚才都顾着看未来弟妹,没好好注意一下自己妆容的。”

陆子佩是在第二天收到包裹的,上面没有任何标记,却能准确的放在门口,对方显然是有意为之。

陆子佩打开包裹,里面是昨晚她离开后所有顾怀瑾的照片,照片上的那个女子,是她昨晚见过的,后面,是两人坐着同一辆车离开。

手中的照片洒落了一地,陆子佩闭上眼睛,一股无力感席卷全身,便是当初,得知爸妈离婚,也没有这般绝望,那种世界都昏暗的无助。

早就知道了不是吗,当年如果不是接受不了他的出轨,又怎么会选择离开,陆子佩,你该清醒了,对他而言你从来就不是独特的存在,他也不会为你而收心。

再次睁眼,又恢复了一贯的淡漠清冷神态,陆子佩将照片捡起,门铃是在同一时间响起的,打开门,看到门口的人,身子有一瞬间的僵硬,转瞬即逝,“你......”

顾怀瑜朝陆子佩笑,“陆小姐不打算请我进屋坐坐吗?”

陆子佩让开,顾怀瑜从容的进了屋子,看到陆子佩手中的照片,心里已经有数,“陆小姐手中的包裹,是我放的。”

“不用这么惊讶,”顾怀瑜轻笑,“我想你是误会了什么,我是顾怀瑾的双胞胎姐姐,比他早出生几分钟,昨晚并非有意让你误会,而是有人偷拍了你跟怀瑾单独在一起的照片,你身上还有婚约,为了不让你被人非议,我只能出此下策。”

原本阴霾的心忽然放晴,可想到自己调查的事情,陆子佩再一次冷下心肠,“多谢顾小姐好意,那些非议,我虽不在乎,但未婚夫还是会吃醋,至于我跟顾先生,我想顾小姐许是误会了,我跟顾先生,没有别的关系,之前认识,最多只是朋友。”

“怎么可能,”顾怀瑜差点跳起来,声音一下子拔高,“昨晚你明明是落荒而逃,你受不了他身边有别的女人,你还在意他,那为什么不去找回他。”

陆子佩浅笑,眼里没有一丝波动,好像眼前的人说的事与自己毫无关系,“多年未见的老朋友,忽然出现,难免会有些失态,昨晚只是意外。”

顾怀瑜挑眉,明显不信,“这样的解释,可是有些太过牵强了。”

“信与不信,看顾小姐怎么想了,来者即是客,顾小姐若是做客,我很欢迎,若是别的,那顾小姐可能要白跑一趟了。”

顾怀瑜盯着陆子佩,好半天才收回视线,神态说不出失落还是遗憾,眼眸里是陆子佩看不懂的复杂,“是我想当然了,刚才打扰了,抱歉。”

顾怀瑜前脚离开陆子佩的住处,后脚就被顾怀瑾半路拦下,“谁让你自作主张去找她的!”

对上顾怀瑾的质问,顾怀瑜委屈的捏了捏手帕,“你凶我,为了陆子佩你居然凶我,你还派人跟踪我,我再也不是你的小心肝小宝贝了,我要离家出走,现在就走。”

鬼知道她从哪里忽然找出来的手帕。

对上这样的姐,顾怀瑾只觉得头疼,又不能真的任由她胡闹,只能继续冷着脸,“我对别人未婚妻不感兴趣。”

别人未婚妻,划重点,顾怀瑜表示自己懂了,死命的点头,内心嘀咕,原来是吃醋人家未婚妻的身份,又不愿意说出来,顾怀瑾,活该你单身。

想到这,顾怀瑜委屈的撇嘴,我果然是被抛弃了,同是天涯沦落人,子佩你别伤心了,不喜欢顾怀瑾就不喜欢了,反正男人都是大猪蹄子,但我不是,我是大扑棱蛾子,只扑向你的那种。

一看她的神态,顾怀瑾就知道对方这是心中又在想一些奇奇怪怪的念头,心中无奈,对这个唯一的姐姐,顾怀瑾一向都是退让的。

作为顾家上一辈斗争失败的牵连品,两人自出生就不被顾家遗弃,所以顾怀瑾心里一直明白,即便是现在被接回了顾家,在顾家唯一值得他在意的,只有这个姐姐。

至于顾家打算将他们接回来的原因,顾怀瑾心中冷笑,想要用一颗棋子牵制对方,那也得看这颗棋子愿不愿意配合了。

顾怀瑾的变化,顾怀瑜早就发觉了,自从两人被接回顾家,这个弟弟,就不复之前的性子,顾家一定有什么事,对方在瞒着自己,但他不愿意说,自己也不问。

她知道他有计划,也一直在暗中谋划,可这次明显有了不一样,陆子佩的出现,扰乱了他的思绪,这几日,他的心思有些急切,一些动作太过明显。

“顾家那边喊你今晚过去老宅,我替你拒了,”说完,似乎意识到这样的决定有些不妥,顾怀瑾张张嘴,试图解释,只是一贯态度强硬的人,忽然示弱,反而不知道该怎么说了,“你要是想过去,我......”

“其实你不用顾及我的,”顾怀瑜打断他的纠结,“顾家是怎样的存在,我心里不是不知道,之前一直动摇,只是在想,到底是血脉相连,之前二十多年的不闻不问,是否能让他们生出一丝愧疚。”

“你想做什么,我都支持,只是记得,别过于心急,顾家不比寻常人,没有百分百的胜算,不要打草惊蛇。”

顾怀瑾心中一震,她都知道,是了,姐姐虽然看着不靠谱,心思却比谁都细腻,他最近情绪起伏那么明显,姐姐怎么可能没有察觉。

想到自己接下来要做的事情,顾怀瑾抿了抿嘴,“我给你找了新住处,这段时间你先住那边,等我这边事了了,你想知道什么,我都告诉你。”

不用想都知道,他找的住处,定然是十分安全,但太过刻意,反而让人生疑,想到这顾怀瑜立刻摆手,“不用不用,我已经找好住处了。”

笑话,这么好一个攻略佳人心的机会,怎么可以放弃,当然是近水楼台先得月了。

神助攻神马的,舍我其谁,帮助弟弟破镜重圆什么的,听起来就很有挑战,这么艰巨的任务,交给别人怎么放心,当然还是自己出马最合适了。

所以住处嘛,子佩你一定要收留我啊。

顾怀瑾点头,也不坚持,“那随你。”只有人不在顾家眼皮子底下就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