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景辉谢楚楚》完整版在线阅读(主角给10年后的你) 小说全集免费在线阅读(给10年后的你)

2021-07-21 14:30:35    编辑:八贝勒
  • 心理师追凶档案 心理师追凶档案

    我叫何景辉,是公安局特别聘请的心理顾问,让我告诉你们,那些局里不为人知的惊悚悬案吧!!

    给10年后的你 状态:连载中 类型:玄幻
    立即阅读

《心理师追凶档案》 小说介绍

给10年后的你是小说名字叫《何景辉谢楚楚》的主角,它的作者是心理师追凶档案,小说主要的讲的是:我叫何景辉,是公安局特别聘请的心理顾问,让我告诉你们,那些局里不为人知的惊悚悬案吧!!...

《心理师追凶档案》 第2章妇女人 免费试读

第2章妇女人

得知这个消息,赵雪静轻松地说道:“看来这个案子只是个疯子错手杀人了,随后发挥了一点小聪明给死者换了一双鞋子而已。”

我没有回答,感觉这件事应该不会如此简单,但又不想反驳赵雪静。

我开着车子来到了赤香松所在的地方,在一些店铺的附近,发现这里有不少位置给这些乞丐用来乞讨用的。

平时这些乞丐们不会出来,但到了指定时间,他们都会齐刷刷地蹲在那里,乞求路人来给他们进行施舍,别看他们都穿的破破烂烂,但当乞丐这一行也是有说道的,他们不去乞讨的时候,一般都会去一些地方捡破烂,捡这些东西的话也有一定的方法,比喻在邮局、餐厅、超市等地方捡到的破烂卖出的价钱是最多的等等。

赵雪静苦笑着跟我说:“没想到你连这些乞丐的生活都懂。”

“耳濡目染罢了,也有些是别人告诉我的。”我抚摸着自己额前的头发,一副谦虚的模样。

就在我们到处寻找女乞丐的一刻,一直安静的张大同却说道:“就在那边!”

我们发现要找的那位女乞丐就躺在这条巷道中,赵雪静连忙问她:“你是怎么知道的?大同?”

“感觉!”

“什么?”赵雪静有点错愕,但我们接近一些的时候却发现真是她。

我们小心地走了过去,来到她旁边的时候,女乞丐没有逃跑,坐起来好奇地看着我们,我看她没有反抗的意思拿出警官证道:“赤香松,现在怀疑你和一宗凶杀案有关,请你跟我们回去接受调查!”

“哦!”赤香松只是回答了一个字,并且很迷茫似的,眼神里尽是不解,表情有点神经质,她站起来,没有显得慌乱,极其冷静,我给她戴上手铐,整个过程她都很配合,完全没有反抗的意思。

到了公安局,我们先给赤香松喝了点热水,她被我们带进了审讯室,安静地等候着。

很快谢楚楚那边就传来里死者准确的死亡时间,我拿着验尸报告看了一下,同时发现死者的身份已经找到了,是技术组帮忙找到的资料,死者的名字叫堂阳平,死者之前曾经打架入狱,提取的DNA在数据库里能找到。

一般技术组得到死者照片,按照我们公安局何馨的能力,应该很快就能找到指定身份。

但如果死者是外地人,那就会麻烦很多,毕竟我国是人口大国,人口流动性很大。

堂阳平是富明市的一个混子,平日没事干就去调戏街上的女人,特别喜欢喝酒和打架,还喜欢赌博,他身边跟着许多人,经常会叫他平哥。

可以说他是个彻头彻尾的小混混。

死者的那耳钉上没有发现DNA,但死者的伤口里提取到了不属于死者的DNA,我之前在赤香松的头上拔掉一根头发,拿去做DNA对比,报告上,死者伤口里含有一些鹤顶红毒液,我找谢楚楚咨询了一下,她跟我说:“真正的死因应该是凶手指甲上涂抹了鹤顶红的毒液,当凶手抓破了死者的皮肤后,鹤顶红毒顺带进入到死者的体内,所以堂阳平才会被毒死的。”

“原来如此,谢楚楚你这次做的不错。”我回答道,现在弄明白真正的死因,那么调查应该就有方向了,我让人帮忙调查一下鹤顶红毒液的来源,但这应该需要一些时间。

另外由于浸泡在水里的时间过长,那不对称的鞋子没有什么调查价值。

等待毒液的来源结果要一段时间,我先来到审讯室。

我坐下后就跟她说道:“赤香松,昨天黄昏6点左右,你在哪里?在做什么?有人可以为你作证吗?”话音刚落,同时砰的一声巨响从外面传来,一名警员推开审讯室的门急匆匆地走进来对着赵雪静道:“队长!那男尸的头飞到公安局里了!!”

我们连忙站起离开审讯室,警员带着我们来到队长办公室,玻璃窗已经裂开,人头刚好掉在赵雪静的办公桌上。

人头的脖颈似乎承受过360度的转动彻底扭曲,脸庞和之前死者发现的一般,满是密集的伤痕,五官都在淌血,更可怕的是,眼窝里那两个漆黑的空洞正在注视着我们!

看到此幕,雅馨也是微微哆嗦了起来,脸色惨白。

我脑袋顿时也跟着有点晕眩,可我不能害怕,很快就来到那人头旁,看到那张完全扭曲腐烂的脸不断流血,弄得桌子上的电脑和文件都有,之后赵雪静估计在这里工作都会有心理阴影。

我拿起手机,通知法医队过来。

这回只有谢楚楚过来,估计黄丽玲还在忙别的,当她带着人看到那人头的时候,连忙用物证袋带走,她说:“有了这个头,尸体就完整了,我一定要找到什么线索!”

“有劳了,仔细点!”我吩咐道。

赵雪静很快平静下来也叮嘱道:“谢楚楚,尸检报告明天交给我!”

“好!”谢楚楚回答完毕立马带着法医队的人离开。

我们检查了一番窗户的外面,发现好像没什么动静,但按照人头飞进来的轨迹,我想刚才外面一定有人!

难道是他把人头扔进来的?

我让人马上去排查监控,自己和赵雪静也亲自过去,当我们看到那监控的画面之后,顿时有点懵逼,监控画面在人头飞进来之前有那么一瞬间竟然是黑屏的,等那画面再次出现后,只见人头破窗而入,接着就扔到了办公桌上!

“可恶这一定是凶手故意对警方的挑衅!”赵雪静怒气冲冲的骂道,脸色涨红。

“我看不止,这种程度的挑衅也太可怕了吧!”我看着还没擦干的血迹说道。

片刻后,我回到审讯室继续问赤香松:“跟我们说!昨天黄昏6点,你在哪里?在做什么?”说话的过程中我发动灵光之瞳,观察她的微表情,谁知道这家伙反应很正常,完全没有破绽。

“哦!”赤香松只是回答了一个字,我还以为她没有准备好,又换了一个话题道:“你之前是在富明市精神病院的?”

灵光之瞳是我们家传的一种秘学,经过一些中药浸泡加上特殊训练,可以洞悉所有人一切的谎言,另外还能有极好的夜视能力,甚至成为我催眠人的法宝。

谁知道对方竟然又哦了一声,用同样的方式回答。

我开始觉得有点不对劲,此刻赵雪静也打开了话匣:“你认识这个男人吗?”说着赵雪静拿出了那混子的照片,赤香松抬头看了一下那照片,竟然又回答了一个哦字,这让我们太惊讶了,感情这家伙不会是别人说什么她都只会这样回答吧?

我看她一副迷迷糊糊的反应,眼神空洞,就仿佛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一般,她整个过程都除了迷茫就是冷静,脸上的每一处肌肉都没有丝毫动静,仿佛说什么,她都不紧张,赵雪静只好苦笑了一下对我说:“这家伙脑袋很有问题,要不直接送回去精神病院得了,即便是她真的杀人了,我们也有法律保护,这种人应该一辈子在精神病院度过。”

赤香松竟然又哦了一声,让我都感觉到特别无语,其实我当时想打开共体术看看她的情况,但最终还是放弃了,感觉没这个必要,共体术是催眠术的一种,意思就是催眠对方然后让这个人回忆起一些忘记了的事情再说出来给我们听。

我站起来和赵雪静离开了审讯室,虽然我们后来确定那些伤痕是赤香松抓的,但由于她的精神病情况,我们很快就把她送回到精神病院了,这个案子赵雪静想如此结束,但我总是感觉好像还没完结的一样。

女疯子被送回去之后,第二天晚上在富明市公安局附近的京珠小区,出现了火警,我们和消防队的人第一时间赶到了现场。

这座小区是最近本市新公布没多久的,到处绿树成荫,风景宜人,由于住户还不是很多,在漆黑深邃的晚上,显得有点死寂和冷清。

看着5幢楼顶的803单位起火,消防队的人开始灌救,我们上了警戒线让附近的居民不要靠近起火的单位,谁知道在大火还在灌救的时候,一个男人突然从外面回来并且大喊了起来:“我老婆还在楼上,怎么办?”

“我们会想办法救人的放心吧!”我安慰了男人一句。

“她上中班,现在刚回来睡觉了,她不知道的,不行我要上去救人!”男人想用力推开我们上楼,但被我们拉着了,一段时间后,好几个消防员和救护人员抬着一具尸体下楼,男人看到这种情况,直接挣脱了出去,来到一具女尸的身边,问道:“这是我老婆吗?”

一名救护人员把裹尸布拿开,看到眼前尸体的模样,男人嚎啕大哭起来:“老婆,是你吗?怎么会就这样没了!”

“别离开我啊!”男人有点过于激动用力抱紧那具焦尸,我们用力拉开并且安抚了很久他的情绪才稍微好点,但也只是被我强制性先离开了,他根本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他一直跟着救护车来到医院,但在尸体拿下来的时候,他妻子已经死了。

我在询问男人的时候,发现他还有个孩子,在家里发生大火的时候,女儿也在家里,但她竟然没事逃出来了,在问起这个孩子,当时她在那里的时候,这个男孩就说:“我、我......”